Home 首頁 Up 上頁 日落時間 回 應 內容
基督的人性論
[Home 首頁] [Up 上頁] [但以理書第八章之預言] [十四萬四千人] [因信稱義] [安息日] [] [啟示錄] [進化論與創造論] [誡命與律法] [希伯來書的作者是誰] [上帝永遠的約] [天國的婚姻] [最後的危機] [耶穌再來的預言表] [復臨信徒失望的一段歷史] [襲擊並非是上帝的懲罰] [詩篇與撒母耳記] [基督的人性論]

 

關於基督的神性與人性,自古以來都引起非常激烈的爭辯,彼此各說各話,各持己見;雙方爭持不下,繼續辯論不休,直到今日仍未達共識。始於1952年,安息日會的神學家,也引起爭論基督的人性,有一派認為基督應取了亞當犯罪後的人性,才能作我們的榜樣;另一派卻認為基督取了亞當犯罪前的人性,因祂是第二個亞當。本文作者就雙方爭辯的焦點,作了廣泛深入的查考研究,最後根據聖經鑑定真理,尋得正確答案,請讀者細閱此文。 

基督降世救人,祂到底取了甚麼樣的人性,是亞當犯罪前,還是犯罪後的人性呢?安息日會的神學家看法分歧,爭辯雙方都引經據典,並引證預言之靈教訓,但半個世紀以來仍然爭辯不休,各持己見,仍未達共識?是甚麼導致雙方不能妥協,爭論的焦點到底是甚麼?弄清楚基督取了亞當犯罪前,或犯罪後的人性,是否對得救很重要?聖經在羅馬書83節說:「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的,上帝就差遣自己的兒子,成為罪身的形狀,作了贖罪祭,在肉體中定了罪案。」到底是甚麼意思?難道基督取了亞當犯罪後,好像你我犯罪軟弱的身體,為得是要作我們的榜樣嗎?

這是很有趣,又很重要的問題。讓我們謙卑自己,來到主前求教,懇求聖靈幫助我們明白真理,不要被先入為主似是而非,教會的傳統觀念,左右我們的思想;也不要被人多勢眾,歷史悠久的看法,蒙蔽我們的視線。我們既然宣稱:「聖經,唯有聖經,才是我們信仰的根基。」我們就應當回到聖經查考清楚,以經解經,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俾能真正明白聖經原意,解決爭論已久的大問題。我們相信真理的靈必幫助我們,使我們弄個水落石出,真象大白為止。 

古時基督的人性觀         

歷代以來,在不同的世代,在不同的背景,信徒與神學家中,對於基督的人性都有不同的詮釋。在早期的基督教,有一派 Ebionism 否認耶穌的神性,而另一派 Docetism 卻否認耶穌的人性,他們相信耶穌只是「看起來」或「顯現」如人吧了。[1]  與此相似的,又有人爭論祂的人格。Nestorius 和他的跟隨者,相信基督有雙重個性:其一是神性,其二是人性。2 但是, Cyril of Alexandria 和他的跟隨者卻相信基督是一個人,只有一個人性。3  爭論一直持續到公元 451年,召開查士頓會議(Council of Chalcedon)在會議中的議決案,就成為東正教的標準信經:耶穌同時是神又是人,一個人擁有神人二性。該信經說:「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是一個人,又是上帝的兒子。在神中是完全的神,在人中是完全的人;所以,祂是完全的神,又是完全的人,祂有完全理性的靈性,也有完全的肉體。在神中祂與父同性質,在人中祂與人同性質;除罪之外,祂在各方面都與我們相同。」4 

查士頓會議之後,羅馬皇帝下一道諭旨,要所有軍官接受這論點,若有任何軍官違抗,即被「遞奪他的軍官職位。」5 藉著皇帝的命令,查士頓會議的信經,產生極廣大深遠影響,它影響整個基督教歷史,直到今日。 

現代的基督人性觀

今日,絕大多數的神學家,將「道成了肉身」理解為「上帝取了或穿上肉身。」換句話說,上帝在肉身顯現時,是神性披上人性,神人聯合成二性,祂是神也是人。 Edward Heppenstall在他的書《那人就是上帝》說:「神性與人性聯合起來的結果,就成為一人耶穌基督。因此,這名詞‘神人’用在耶穌身上正合適。」6 在同一本書他又說:「祂[基督]義不容辭地從天降臨,取了我們的人性,但祂卻從未停止成為上帝。當祂成為人時,祂仍然是上帝;因祂是上帝成為人顯現在世上。7  Carl Henry也說:「分析基督教的始末,可以肯定耶穌基督是上帝在肉身顯現的救主。8

懷愛倫也持相似的觀點,她認為基督有神人二性。她說:「神人二性神秘地聯合在一人身上,那人就是耶穌基督。」9  她又說:「基督是真實的人;當祂成為人時,祂用祂的人性,證明祂是人;但祂是在肉身顯現的上帝。」10 她認為基督必須同時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才能聯合神與人於一身。她清楚地述說:

「祂[基督]放下祂的皇冠,和祂的皇袍,將人性穿在神性上,如此祂就可接觸人性……祂到世上來時,不像光明的天使,反而像平凡的人。祂成為罪身的形像,在罪身中定了罪案;用祂人性的手懷抱人類,又用祂神性的手握緊無窮者的寶座,將人與神,天與地連接起來。」11

正如安息日會基本信仰說:「祂沒有在自己以外另成一性,乃是取了人性納入祂自己體內。所以,神性與人性聯合在祂體內。」12 明顯可見,基督必須取了肉身作為贖罪祭,以贖世人的罪。根據 Edward Heppenstall說:「若沒有基督道成肉身,我們在宇宙中,就成為孤獨無援的。」13 上帝的兒子成為人,來救贖我們。正如聖經說:「所以基督到世上來的時候,就說:‘上帝啊,祭物和禮物是你不願意的;你曾給我預備了身體。燔祭和贖罪祭是你不喜歡的。那時我說:上帝啊,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來10:5-7)

由此可見,基督成為肉身到世上來的主要目的,是將身體獻為祭好除掉世人的罪。那麼,祂取了甚麼樣的身體呢?是亞當犯罪後軟弱的身體,還是亞當犯罪前完美的身體呢?我們以聖經為標準和根據,也參考其他資料和辭典,謙卑認真地研究這極重要之點。 

道成了肉身

歷代以來的神學家對於「道成了肉身」和基督的人性有不同的看法,並引起爭辯。在公元第四世紀Apollinarius (310-390 AD), Athanasius的支持者,他將Alexandrian高舉到了極點,他成立了基督二元論主義:耶穌是上帝和馬利亞的兒子。後來,將這理論發展成為多樣化的基督道成肉身論,說明道穿上肉身,或將肉身包裹在祂神性之外。14  在懷愛倫許多著作中,她屢次述說:「基督以罪身的形狀來世上,用人性披上神性。」15  較後她又說:「祂曾用人性披上神性,以便能承擔所有人類的弱點,和忍受所有的試探。」16

在基督教界中,經歷過幾世紀的爭辯後,爭辯雙方達成共識,彼此都認為基督必須取了人性才能拯救世人。在安息日會的基本信仰,將基督必須成為人列出主要四點:(一)成為人類的大祭司。(二)可以救贖最墮落的人。(三)為世人的罪捨命。(四)成為人類的典範。17                                                                     

基督具有神人二性?

查士頓會議決定基督擁有神人二性:「祂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聖經清楚說明,基督在創世以前已存在:「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約1:1)因聖經既已清楚說明基督在創世前已存在,我們也毫無疑議地相信,基督是上帝的道,在降世以前,「祂是上帝榮耀所發的光輝,是上帝本體的真像」(來1:3),祂具有完全的神性,是毫無質疑的。所以,以下我們只討論基督的人性。

聖經說:「道成了肉身。」(約114)到底祂取了亞當犯罪前的人性,還是犯罪後的人性?我們毫無疑議地相信,基督的品格是無罪、完美、聖潔、善良的,所有基督徒都會同意這點(彼後2:22; 7:26)。但在復臨信徒的神學家、教授、牧師及信徒中,關於基督取了甚麼樣的肉體,是亞當犯罪前,還是犯罪後的肉體,有許多爭議,彼此爭論不休,意見分歧,至今未達共識。

始於1952年,本會《評閱與通訊》宣佈:「復臨信徒相信基督是末後的亞當,祂取了像亞當犯罪前的人性。」18 這犯罪前亞當的基督觀,與復臨信徒傳統的犯罪後基督人性觀產生衝突,從此之後,在安息日會中掀起了有關基督取了亞當犯罪前,或犯罪後人性的激烈爭辯。 

取犯罪後肉體基督觀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先賢持甚麼樣的觀念呢?懷愛倫和其他領袖又如何說到基督的人性呢?懷愛倫用很強烈的字眼「罪身」和「墮落」來形容基督的人性。她說:「在祂[基督]堶情A毫無罪污或罪惡。祂甚至是聖潔,毫無污染;然而祂自己卻取了我們墮落的人性。」(In Him [Christ] was no guile or sinfulness.  He was even pure and undefiled; yet took upon Himself our sinful nature.19 在《青年導報》 Youth's Instructor)中,她又說:「祂為自己取了墮落、受苦的人性,是被罪污染和墮落的人性。」(He took upon Himself fallen, suffering human nature, degraded and defiled by sin.20 她進一步細說:「祂取了我們有罪的人性,披在祂無罪的神性上,如此,祂就能援助那些受試探的人。」(He took upon His sinless nature our sinful nature, that He might know how to succor those that are tempted.21 她更進一步說:「上帝的兒子即使取了亞當在伊甸園尚未犯罪的人性,已是無限的屈辱。何况耶稣所接受的竟是經過四千年犯罪堕落之後的人性。像亞當的每個兒女一樣,耶稣承受了普遍的遺傳規律所造成的後果。這種後果可在他屬世祖先的歷史中窺見一斑。他帶著這種遺傳,來分擔我们的憂患和試探,給我們留下一個無罪生活的榜樣。」(《歷代願望》第20面)。多年之後 G.T. Ellingson 說:「祂屈尊地……取了墮落的人性。22 更有進者,安息日會《全球總會公報》說:「祂[基督]取了我們有罪的人性,和我們罪身的軟弱,這是我們與生俱來的。」23 還有A.T. Jones,他是英文《時兆》和《評閱與通訊》編者,他宣稱:「穿在耶穌身上的肉體,是與你我身上的肉體一樣的,因祂取了與我們相同的血肉。」24 他又強調說:「在我們的肉體中──祂取了我的肉體,也取了你的肉體。」25  他又在《聖經回音報》(Bible Echo)中解釋說:「請不要忘記上帝的秘密,就是上帝不是在無罪身中顯現,而是在有罪身中顯現。在無罪肉體中顯現的上帝,就無任何秘密可言;無罪的肉身──這一位就與罪人毫無關連。」26 1895年,全球總會會長W.W. Prescott在《全球總會公報》中說:「耶穌基督到世上來,取了我們的人性,是我們有罪的肉身……祂確曾將我們有罪的肉身,與祂自己聯合在一起。」27

這些言論重複又重複不下三百餘次,清楚強調耶穌必須取了我們有罪的肉身,俾能明白與同情所有與祂同有罪身的罪人。雖然基督在罪身中,但祂卻藉聖靈治死肉體的邪情私慾,保持自己不犯罪,所以,祂才能成為我們的榜樣。W.W. Prescott再強調說:

「雖然耶穌基督取了有罪的肉身,我們在這肉身中犯罪,但上帝卻能保守祂在那罪身中不犯罪,因此,祂雖在罪身中顯現,上帝卻藉著聖靈的大能住在祂身內,保守祂在那罪身中不犯罪……上帝在祂的頭腦堙A在祂的罪身中,完成了祂的啟示。」28

        J.H. Durland也持同樣的論點,他指出:「所以,當基督取了肉身住在世間時,祂的肉身不是亞當犯罪前的肉身,而是亞當犯罪後的肉身,……祂擁有一切我們肉體的軟弱,……與我們有同樣肉體的欲望。」29 他又強調說:「祂擁有與我們相同的肉體……耶穌基督取了罪身到世上來。」30

E.J. Waggoner 也說:「上帝為自己取了有罪的身體,以亞當犯罪之後的身體到世上來,是上帝顯現的證據,藉此賜給世人生命。」31 懷愛倫與安息日會的先賢領袖,在復臨運動首50年中,重複又重複不下三百餘次,強調基督取了墮落、受苦,被罪污染和墮落的人性,但祂卻藉著住在祂堶悸爾t靈,過無罪的生活,完全順從上帝的旨意。所以,祂成為我們的大祭司和救主,為我們獻祭贖罪,並且為我們立了好榜樣,使我們可以照祂的榜樣去行。 

取了犯罪前肉體的基督觀           

基督取了亞當犯罪後身體的理論,一直到19527月才面臨考驗。根據Francis D. Nichol說:「安息日會相信基督是末後的亞當,在人性方面是與第一個亞當相同,祂沒有被罪污染腐敗,但祂有犯罪的可能。32

這就掀起了基督取了無罪肉身的新理論。在1957年,Roy Allan Anderson寫道:「當永恆的上帝成為第二個亞當,祂站在要救贖人類的立場時,祂是無罪的。當祂是上帝在肉身顯現,與人類在一起時,我們了解祂取了亞當在伊甸園受造時,無罪的人性。」33

同年,《安息日會要道問答》出版了,它引證懷愛倫的話說:「基督稱為第二個亞當,是純潔、聖善的一位;祂與上帝聯合,並蒙上帝所愛,從亞當的地位開始,因祂的順從,就在亞當失敗的事上取得了勝利,因此救贖了失敗的亞當。34

19569月,英文《傳道者》發表了一篇文章,論到基督的人性。它說:「祂取了我們的人性,不是我們有罪會傾向犯罪和罪行的人性;祂將一切非祂犯的罪,和罪的懲罰,都歸到祂身上。」35 這篇文章有一小標題「取亞當犯罪前的人性」,綜合有下列九點:

(1) 祂取了上帝為祂所造的肉身。

(2) 從亞當第一次受試探開始。

(3) 取了人的形像,但不是腐敗有罪的人性。

(4) 取了亞當受造時無罪的人性。

(5) 祂的人性是完全無罪的人性。

(6) 沒有從亞當遺傳到犯罪的傾向。

(7) 以第二亞當的身份征服了撒但。

(8) 保衛並抗拒耶穌只是完全的人。

(9) 祂成為墮落人類之元首。36  

聖經和神學辭典的註釋

查考聖經註釋和神學辭典,可以更清楚看明基督的人性在聖經中的原意。使徒約翰說:「道成了肉身。」(約114)保羅也說:「上帝在肉身顯現。」(提前316)到底聖經的希臘原文「肉身」是甚麼意思?有沒有顯示基督的肉身是有罪的還是無罪的肉身呢?

新約聖經希臘原文sarx(肉身)出現過147次。37 BalzGerhard說:「從這字意思的範圍延伸到所有的生物(包括人與動物)的肉身、完全的人體和所有的人類。」更進一步,他們說:「肉身這詞語(在舊約的影響下)是指人類的身體 (林前6:16; 林後7:5; 5:31)和個人的全身。」38

有人指出,在聖經中所有「肉身」這詞語,都是指有罪的肉體。但是,我們發現希臘文sarx(七十士譯本)和希伯來文basar 在創世記2:23,亞當和夏娃犯罪前的肉體,卻是無罪的肉體。毫無疑問,亞當犯罪前無罪的肉身,因犯罪後成為有罪的肉身,並且將這有罪的肉身,遺傳給他的子孫後代無數。由此可見,sarx basar 肉身或肉體這詞語,在聖經上通常是指有罪的肉身,但是,聖經也指出,人類受造時的肉身,卻是無罪而聖潔的肉身,請大家分辨清楚才好。

Benjamin Rand 引證說:「在希臘文通常用hamartia來形容罪,而不是sarxSchweitzer的《神學辭典》中註明sarx可指示地上的領域 (見林前1:27),但卻不一定是指‘有罪的和敵對上帝的,而是指簡單有限和臨時的。’」39 另一相似的字soma 是指身體中所包含的骨肉和血。基督宣稱:「所以基督到世上來的時候,就說:上帝啊,祭物和禮物是你不願意的;你曾給我預備了身體。」(來10:5)這節聖經所說上帝為基督所預備的身體,是有罪的還是無罪的身體呢? 

取罪身的形狀,而不是罪身

羅馬書83節是爭辯中最主要的關鍵經文,英文欽定本KJV譯作:“God sending his own Son in the likeness of sinful flesh……”。現在讓我們查考偉氏大辭典,看這節的「好像」(likeness)和「有罪的」(sinful)這兩個字到底有甚麼真正含意。

(1)好像(Likeness: 在形態和質量上相似;外表相似;樣子相像。(State or quality of being like; resemblance; similarity.40

(2) 有罪的(Sinful: 形容沾染罪污或充滿罪疚感;邪惡的;牽涉罪惡的,如有罪的人;有罪的思想。(Adjective is tainted with, or full of sin; wicked; involving iniquity; as, sinful men; sinful thoughts.) 41

請大家看清楚,「好像」不等於「相同」。(Likeness” is not “sameness.”)。明顯可見,「罪身」不是僅僅指身體被罪「軟弱化了」,但卻不含有罪和罪污。在這點上,本會有許多先賢誤解和曲解了。請注意「有罪的」(sinful)這個牽涉到罪的形容詞,正如以上的辭典所說:「形容沾染罪污或充滿罪疚感。」所以,這詞「有罪的」是形容身體含有罪污,行為又牽涉邪惡的事情,當然包括犯罪的思想,和含有犯罪的傾向。心中所充滿的邪惡,就在行為上表現出來。這就是有罪的人(sinful men)的真實寫照了。

聖經用「有罪的」形容詞去形容「罪人」(sinful men, 32:14);「犯罪的國民(sinful nation, 1:4); 「有罪的國(sinful kingdom, 9:8)。 相類似的,耶穌用這形容詞形容祂那世代, 主說:「凡在這淫亂罪惡的世代……(adulterous and sinful generation, 8:38);又說:「人子必須被交在罪人手裡。」(The Son of man must be delivered into the hands of sinful men,  24:7) 彼得叫耶穌離開祂,因為他是個「罪人」(a sinful man, 5:8)。

讓我們再看這最重要的經文,保羅說:「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的,上帝就差遣自己的兒子,成為罪身的形狀,作了贖罪祭,在肉體中定了罪案。」(羅8:3)保羅形容耶穌是「成為罪身的形狀」,而不是說耶穌「成為罪身」。這點請大家特別看清楚,因有許多復臨信徒沒仔細看清楚,以致把耶穌的人性,說成祂「取了罪身」降世,這與聖經真理──耶穌取了罪身的形狀──有天壤之別。在這節經文有一個字「好像」(Likeness),中文聖經沒有譯出來,所以,這節亦可譯成「上帝差遣他的兒子成為‘好像罪身的形狀。’」英文KJV譯作 “God sending his own Son ‘in the likeness of sinful flesh.’”

Likeness”在希臘文是homoiomati這字在希臘文字典的意思是「像這樣」或「相似的。」42 另一本希臘文字典說:「homoiomati 在羅馬書1:23是彷彿(即好像)...樣式,是與創世記126相像。」43  這節homoiomati 是指外表的「形像」或「樣式」。羅馬書83的「成為好像罪身的形狀」與腓立比27說,基督「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是極相似的。所以,羅馬書83 homoiomati 這字的意思是指,從外表看祂「好像」,以此說明,耶穌的肉身從外表看,好像罪身的形狀,或奴僕的形像吧了。

聖經從來沒有說,耶穌與犯罪墮落的世人,擁有相同的罪身,或說耶穌取了人類墮落的罪身降世。保羅在希伯來2:1417說:「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所以,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為要在上帝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來2:14,17)這節保羅是指基督取了具有「血肉之體」的人,他沒有說,基督取了有罪的身體;又說,祂「凡事」與祂的弟兄相同,是指祂所遭遇到的「事情」與他們相同,而不是指祂的「身體」與祂的弟兄身體相同,請看清楚。 

人有與生俱來的罪身                        

所有世人在亞當犯罪後誕生的,都有與生俱來的罪身;但第二個亞當耶穌卻沒有原罪,祂擁有看來「好像罪身的形狀」而已。可見,把耶穌的身體說「成為罪身」(in sinful flesh),是不合聖經原意的;說耶穌「成為好像罪身的形狀」(in the likeness of sinful flesh, Rom 8:3) 才合聖經真正的意思。換句話說:從祂的外貌看起來,好像罪身的形狀,但卻不是罪身,因為「好像」,就「不是」。請大家在這關鍵點上,要小心看清楚,不要囫圇吞棗,不求甚解。 

這點非常重要,讓我們舉例說明:紐約的唐人街很像香港,但它卻不是香港;雖然某部份很像香港,但是無論如何像,它也不是香港。又如有一位沒有愛滋病HIV病毒的健康人,在一群有愛滋病HIV病毒的人中生活,他們在外表上看起來都很相似,彼此可以交談,一起工作學習,一起吃喝生活,不分彼此。那位健康的人與愛滋病患者有相同的肉身,但他卻沒有愛滋病HIV病毒。愛滋病患者不出數年就因病發去世,而那位健康者卻能經久長存。那位健康者可以輸血救人,但那些有HIV病患者,卻不可輸血救人了。

這比喻使我們聯想起,醫生若要醫治有HIV病毒的愛滋病患者,他是否也要染有HIV病毒,與愛滋病患者同病相憐,作他們的榜樣,才能救治他們呢?若醫生也有HIV病毒,他不但不能醫治人,他自己也要另找醫生來醫治他自己了。耶穌曾比喻祂是大醫生,來尋找醫治各種病患者(見太9:12)。所以,耶穌必須身心完美無瑕,才能成為無瑕疵、無玷污的羔羊,替我們贖罪(見彼前119)。大衛王坦承說:「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詩51:5)所有在亞當婼洏耵熙ㄛO如此,唯獨基督不是,因祂是直接從聖靈懷孕誕生的(太1:18)

Roy Adams 在他的《基督的人性》一書中說:詩篇515節的話,是給亞當所有後裔的,但卻不是給基督的。44 Edward Heppenstall說:「每一位誕生在世上的人都受罪污染,與上帝隔絕。唯有基督是取了其情況。若完全與我們相同,保羅就不會說“成為好像罪身的形狀”,他大可直接了當地說[基督]“成為罪身”。保羅很小心分辨基督無罪的人性。」45       

所有亞當的後裔都在亞當堻Q定了死罪,誕生時的血肉都有了罪污,需要救主的救贖。基督卻是第二個亞當,他沒有受這定罪的污染,相反的,祂誕生時,天使已宣稱:「所要生的聖者,必稱為上帝的兒子。」(路135)為要救贖亞當和他的後裔,祂必須是無罪的聖者。

其實,人類不是從亞當遺傳到罪才有罪,而是在亞當堣w被定了罪,因為亞當是全人類的頭;所有的人都在亞當堣w被定了罪。正如聖經說:「因一次[亞當]的過犯,眾人都被定罪……因一人[亞當]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羅51819)因此,這些被定了罪的眾人,都在罪孽婼洏矷A都感染到罪污,也都有犯罪的傾向。所以,若說在亞當堻Q定了罪的世人,只僅僅從亞當「遺傳到軟弱」,成為肉體有軟弱的人,和思想「有犯罪的傾向」而已,但身心都沒有罪和罪的污染,這是不合聖經啟示的(見羅5:16-19;雅11315)。De Haan在他的書《啟示錄》說:「亞當犯罪不是他一人的事,而是牽連到地上所有的受造物。因他犯的罪,咒詛就臨到在他管理之下的萬物。……首先,全人類在亞當媦Z落了,因他是人類的頭,就導致所有誕生在世上的都是罪人。這是鐵一般的事實,是不能否認的。」46

耶穌基督宣稱:「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因為他不信上帝獨生子的名。」(約3:16,18)

明顯可見,主耶穌早已宣佈,所有的人都在亞當堻Q定了罪,且都在罪孽堨矷A已被罪污染,有犯罪的傾向,後來又犯了罪,成為必死的罪人(見羅512)。我們的罪身和罪性把我們擄去,使我們成為罪奴,除非我們接受耶穌為救主,藉著祂的能力,克服犯罪的傾向,否則人將永遠成為罪奴。這是保羅在羅馬書第7525節,把他在信主之前,靠自己在罪堭瓣膋滲u實經驗,描述得相當詳細。

眾所週知,人的頭腦犯罪,會導致全身犯罪。同樣原理,亞當是全人類的頭,當他犯罪,全球淪陷,人類在他之下都被定了罪,包括全地的受造物都被咒詛,被定了死罪(見創3:17-19)。所有的動物、走獸、飛鳥、游魚、水族,雖沒有從人類遺傳到罪和犯罪的傾向,但牠們也受罪的污染牽連影響,性情兇暴,彼此打鬥撕殺、弱肉強食,還侵犯、攻擊、殺害,甚至吞食人類。最後,所有的生物,都逃不出生老病死的命運。所有眾生都受亞當犯罪的污染和影響,正如水源受了污染,它的主流和其眾支流,都不可避免地受到污染一樣。 

更有進者,懷愛倫說:耶穌「可能犯罪,祂也可能墮落,但在祂的一生中,從來沒有犯罪的傾向。」47

這樣說來,基督取了甚麼樣的肉身呢?是亞當犯罪前,還是亞當犯罪後的肉身呢?讓我們繼續根據聖經查考研究吧。 

身心都完全的基督

我們怎樣分辨和決定,基督取了犯罪前或犯罪後的肉身呢?聖經如何說及這點?安息日會宣稱說:「我們沒有信條,聖經,唯有聖經,才是我們信仰的根基。」48 那麼,就讓我們根據聖經,繼續查考,看看上帝如何指示。根據聖經,這埵酗T個步驟說明基督取了甚麼樣的肉身:

(一)           藉著基督誕生前天使的宣告,和聖經的見證。

(二)           所有獻祭的預表,和逾越節的預表。

(三)           第一個與第二個亞當是平衡同質的原理。

(一) 聖經的見證在耶穌誕生前,有一位天使來見馬利亞,向她說:「聖靈要臨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蔭庇你,因此所要生的聖者,必稱為上帝的兒子。」(路135)約翰說:「道成了肉身。」(約114)他又說:「你們知道主曾顯現,是要除掉人的罪;在他並沒有罪。」(約壹3:5)保羅說:「上帝在肉身顯現。」(提前3:16)彼得說:「他[基督]並沒有犯罪,口裡也沒有詭詐。」(彼前222)。從以上經文可見,從祂的誕生到被釘死,都是獨特的一位。祂聖潔無罪,與眾人有罪需要救贖不同。耶穌曾挑戰那些要捉祂把柄的人說:「你們中間誰能指證我有罪呢?」(約8:46)

(二)祭物的預表 施洗約翰指示說:「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約1:29)舊約時代,所有獻為祭的牛羊,都是預表基督被釘犧牲贖罪。所有獻為祭的牛羊都要健全完美,不可有任何殘疾瑕疵。正如律法說:「凡有殘疾的,你們不可獻上,因為這不蒙悅納。凡從牛群或是羊群中,將平安祭獻給耶和華,為要還特許的願,或是作甘心獻的,所獻的必純全無殘疾的才蒙悅納。瞎眼的、折傷的、殘廢的、有瘤子的、長癬的、長疥的都不可獻給耶和華,也不可在壇上作為火祭獻給耶和華。」(利22:20-22)

逾越節所喝的葡萄汁,所吃的無酵餅,預表基督的寶血和無罪污的身體,是因祂完全的品格得以保全,否則必被祂罪行污染了祂的身體。相反的,那些發過酵的酒和有酵的餅,及那些有瑕疵殘缺、有病軟弱的牛羊,是預表我們罪人的血和有罪軟弱的身體,是不可獻祭贖罪的(利222425)。

(三) 第一與第二亞當平衡同質上帝照著祂的形像創造第一個亞當,是聖潔完美的,沒有任何瑕疵。他的身體是健全美好的肉體,聖經說:「上帝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131)懷愛倫說:「當人從上帝的手中受造時,身材是高尚而完全勻稱的。他的容貌具有健康的淺紅色,容光煥發,散發出生命的光輝和喜樂。」49 保羅說基督是末後的亞當,第一個亞當所失去的,第二個亞當要完全救贖回來。我們可以確實的說,基督在外表上很像普通人,但在體質上卻與眾不同;即是說,祂不是取了罪身,也沒有犯罪的傾向。藉著完全的身心,祂與上帝保持不中斷的連繫,保持身體與靈性完美無罪。因此,祂才能成為唯一無瑕疵「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約1:29)保羅所講的就是這個意思,他說:「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的,上帝就差遣自己的兒子,成為罪身的形狀,作了贖罪祭,在肉體中定了罪案。」(羅8:3)假如祂是在罪身中,即使祂的品格完美無瑕,最後祂不可把自己的「罪身」或墮落後「有罪軟弱的人性」獻為祭好除掉罪,作為印證聖經所說:「乃是憑著基督的寶血,如同無瑕疵(祂的品格)、無玷污的羔羊之血(祂血肉之體)。」(彼前119

在羅馬書5:12-21,保羅將兩個亞當作一比較,就是將亞當與基督比較,使他們之間的反差顯明,讓我們看得很清楚。為了要救第一個亞當,第二個亞當必須與犯罪前亞當的人性平衡同質,唯有如此,第二個亞當才夠質量救贖第一個亞當,及他所失去的一切。因為亞當是帶著完美的身心犯罪的,所以也必須要有完美身心的第二人代替他死,才夠質量和資格把他救贖回來。保羅指出,在亞當堙A眾人都因他犯罪被定了死罪;照樣,在基督堙A眾人都因信祂得蒙救贖。 

聖經視全人類為身首一體,即人的頭犯罪,就連累他的全身。所以,亞當犯罪後,在亞當堛漸人類都被連累,被定為罪人了。換句話說,亞當完美無罪的身體,因犯罪就沾染了罪污,成為有罪的身體了。一個有榮光的義人,因犯罪而成為罪人,身上的榮光消失了,身體和品格都受了罪的敗壞和污染,傷痛和苦難如影隨形跟著他一生。他的後裔也都被定罪,受罪連累,誕生時已是罪人了,他雖在行為上未犯罪,但已在亞當堻Q定了死罪。這就是人類身首一體論。主宣稱:「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太20:28)因在亞當堙A所有的人都已被定了死罪,世上所有的動植物和全世界,也都因人犯罪的緣故受了咒詛(約3:18;羅5:123:24;創3:17)。

Benjamin Rand 說:「若耶穌來是取了有罪的人性,像所有人類一樣,只因祂堅持不犯罪,即可自救;那麼,若有人也像祂信靠上帝,堅持不犯罪,那人就不需要耶穌,他也可自救了。」50 是否他被釘在十字架上,他也可成為世人的救主?若這是真實的話,那些在美國每年一百萬被墮棄的胎兒,也可算為無罪,可得永生福樂了;而那些墮胎的醫生,豈不是功德無量,在天國必得大賞賜!又如十四萬四千精英,他們雖在罪身中,卻靠聖靈品格達到完美無瑕,聖經說:「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啟14:5)若其中一位獻上身體贖罪,他是否可成為救主?若基督取了「有罪的身體」到世上來,祂就是「罪人」,我們可信靠一個「罪人」為救主得救嗎?實話實說,若耶穌是罪人,祂也需要另一位救主來救贖祂了。Roy Adam說:「若基督完全百份百像我們的血肉,承受從亞當遺傳給他子孫的罪與罪污,祂就成為一個殘破的救主。」51 聖經早已宣佈,除基督之外沒有救主,彼得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所以,若說基督取了罪身,正如我們的罪身一樣,這理論完全與聖經真理產生衝突與矛盾。

若我們承認基督的身體與品格都完美聖潔,毫無罪污,正如懷愛倫所說:「祂基督是站在人類之首的地位,取了人性,但不包含人的罪。」她又說:「祂是無罪的一位,祂的人性能抗拒邪惡。」她再強調:「[基督]不擁有我們人類的情慾,和墮落的本性。」52 既是這樣,我們若說,基督取了亞當犯罪前「無罪的肉身」,活出「無罪的一生」,豈不比說,基督取了亞當犯罪後「有罪的肉身」,活出「無罪的一生」,更合情合理,更有說服力嗎?

胎兒在母胎中的證據    

除了聖經真理說明外,母親在懷孕時,胎兒在子宮中生長,顯明上帝造人非常奇妙。有人爭辯說,既然馬利亞的血肉有罪污,當基督成胎在她體內時,必無可避免地受她血液的污染,因胎兒會直接從母體接受她的血液和遺傳。天主教另有「聖母無染原罪論」,說明馬利亞是無原罪的,所以才能生產無罪的耶穌,以避免有罪的聖母,產生無罪聖嬰的矛盾。

從科學的研究觀察,每一位胎兒,都是從父母的精子與卵子成為胚胎,然後發展成為胎兒,再成為誕生的嬰孩。這嬰孩就從父母得到了身體與人性本質的遺傳。

Neil A. Campbell 在他的《生物學》書中說:「在胎盤中,通過母體和胎兒的薄膜,交換氧氣、二氧化碳、葡萄糖和排放廢物。母體動脈的血液流入胎盤子宮的血槽中,再經靜脈流出。胎兒的血液經自己動脈血管,流入胎盤的血槽,再經像手掌似的指狀分叉毛細管處,吸取氧氣和營養,並釋放二氧化碳,和排放廢物,然後經靜脈流回胎兒身體。藉著分佈在胎兒臍帶末端的毛細管著床在母體的血槽中,母子的氧氣、營養和廢物,得以彼此交換。」53

與每一嬰兒相似,馬利亞的血液,沒有經胎兒耶穌的臍帶,流入祂胚胎時的身體。所以,耶穌無罪的身體,與約瑟和馬利亞的肉身毫無關係。馬利亞也無需成為「無染原罪聖母」才能生產無罪的耶穌。也不需要聖靈與馬利亞的卵子結合,才能形成胚胎耶穌。聖經明說,「道成了肉身」,意即耶穌是直接從聖靈成孕在馬利亞的胎中,所以,耶穌的肉體與馬利亞的卵子毫無關係。有許多人以為,聖靈與馬利亞的卵子結合,神性與人性混合,成為既是神又是人的「神人二性」耶穌。換句話說,神性披上(或穿上)人性,成為神人二性的耶穌。但聖經清楚明白地說:「道成了肉身。」就是完全的道,成了完全的人,這才是上帝在聖經的啟示。道成了肉身是個奧秘,在人看是不能的,但在上帝凡事都能。聖經說,耶穌的身體是上帝為祂預備,特要獻為祭,好除掉罪(來1015)。按照上帝曉諭摩西的儀文律法,一切完美無瑕的祭物,都是預表耶穌完美無瑕的身體和品格,否則就無除罪之功效(見利221722)。

從胎兒在胎盤的插圖可見,胎兒如何通過臍帶吸取氧氣、葡萄糖,及釋放出二氧化碳和廢物。請特別注意,有一層薄膜隔開胎兒臍帶末端的毛細管與母親的血槽;因這層薄膜的隔開,使母子的血液在胎盤中不能彼此交流相通,這是上帝造人時的設計,為耶穌誕生預備了後路。胎兒在胎盤的作用是在母體內吸收營養,正如嬰孩誕生後,在母體外吸收奶汁營養一樣。可見馬利亞只不過是耶穌的「產母」和「奶媽」吧了,與耶穌的血肉沒有遺傳基因(DNA)的關係。請大家仔細看清楚這胎盤插圖的奇妙。 

基督是完全人,非神性披上人性

今日絕大多數的信徒,根據約翰福音一章一節說:「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道既是基督,所以基督就是上帝。既然基督是上帝,所以基督就是自有永有,與上帝同等。這樣的見解似是而非。

請注意,這節經文出現兩位「上帝」;第一位,道與上帝同在,是指父上帝;第二位,道就是上帝,是指子上帝,也就是上帝之子的意思。這是三一真神中的父與子二位。

約翰繼續說:「這道(子上帝)太初與上帝(父上帝)同在。」(約12),這是指父與子同在。這婺t經很清楚指出:這道是子上帝,與父上帝仍然有別。後來,約翰說:「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祂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114)這道,就是上帝的獨生子基督,父上帝並沒有「成了肉身」住在世上。

現今絕大多數的信徒,很可能受查士頓會議的影響,相信耶穌在世上時,具有神人二性,祂既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因為祂能行神蹟奇事、醫病趕鬼,呼風喚雨,若祂不是神,必不能行這些神蹟奇事。但是我們查遍聖經完全沒有發現,耶穌具有神人二性。

Victor Paul Wierwille在他的著作《耶穌基督不是上帝》,他說:「我已重複查考聖經數百遍,現在我已被聖經說服我的懷疑,原來耶穌不是上帝,而是上帝的兒子。我若不是完全被說服,我就不會將它寫成畢業論文。」54 不錯,聖經說耶穌到世上來之前,祂是上帝之道(啟1913)。後來時候到了,上帝差祂的道降生,聖經說:「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約114)請注意這幾個字:「道成了肉身」,從這句簡明、關鍵且非常重要的話顯示,完全的道(子上帝)成了完全的人。請大家看清楚聖經的意思:道的神性完全長成了人性,而不是道的神性隱藏在人性堙A或道披上人性,或道將人性納入神性內。換句話說,「百份之百的道,成了百份之百的人。」這才是聖經簡單、清楚的啟示。正如種子埋在地堙A長成大樹一樣;不是種子隱藏在大樹堙A也不是種子披上或穿上大樹,更不是將種子納入大樹內,而是種子生長成了大樹。聖經從未說完全的道,成了完全的神,同時又是完全的人;聖經也從未說過,基督在世時,聯合神人二性,祂是神又是人;或說神性披上人性;或神體披上人體;或神將人性納入神體,成為神人二性,這些都不合聖經原意,請勿被查士頓會議所誤導。現在,按照聖經真理分析如下: 

基督是完全人,非神人二性

聖經清楚指示,道成了肉身降世,所以,基督在世時是末後的亞當,與第一亞當完全平衡同質,祂聖潔肉體要作為贖罪祭獻上,好除掉亞當和世人的罪。祂三十歲受洗前後,都是完完全全有血有肉的人,非神人二性。當祂受洗後,上帝的靈從天降下充滿祂,上帝藉祂的靈住在基督堙A從此神人合一。雖然天使告訴馬利亞所要生的兒子,要給他起名叫耶穌,因祂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堭洏X來,這一切事的成就,是要應驗先知的話,稱祂的名為以馬內利──上帝與我們同在(太12123);換句話說,上帝藉基督與祂的百姓同在。這不是說,耶穌三十歲受洗前,聖靈沒有與祂同在,上帝沒有眷顧保佑祂。其實,終其一生,上帝都看顧祂的愛子,確保祂的救贖計劃順利完成,不容有任何差錯。我們要確切地說,要應驗這些預言,就是指上帝很具體地與祂的百姓同在,和救贖祂的百姓,是要等到耶穌受洗,上帝的靈充滿祂,從此神人合一之後,基督才能具體地將上帝的品格和作為、真理和救恩,彰顯出來。此關鍵性要點,要非常精細謙卑查考,若不小心查考,就很容易使人產生錯覺,以為基督從誕生到被釘死,都具有神人二性,祂是神又是人。其實不然,而是上帝的靈在基督受洗時,降在祂身上,從此神人合一,但卻不是神人二性,因一人只有一性。耶穌在最後晚餐的懇切禱告中,屢次求上帝使門徒們合而為一,正像父子完全合而為一一樣(約172023)。在這關鍵點上,我們要非常小心查考分辨清楚,若不夠細心稍有疏忽,就很容易誤以為祂具有神人二性。其實是上帝的靈住在祂堶惕@成上帝自己的事。耶穌常作見證說:「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住在我堶悸漱鬻@祂自己的事,你們當信我,我在父堶情A父在我堶情C……你們所聽見的道不是我的,乃是差我來之父的道。」(約1410-1124)此關鍵性要點,請注意下面六點分析:

(一) 基督是第二個或末後的亞當(見林前154549)。第一個亞當既然是完全聖潔,有血肉、氣息的人,祂也照樣成了完全聖潔,有血肉、氣息的人;基督必須與亞當平衡同質,否則就不夠資格救贖第一人。亞當是完全人,故基督也必須成為完全人,才夠資格償還他的罪。雖然我們在罪孽堨矷A不是完全人,但因祂將來要把我們救到完全聖潔的地步,因此,祂必須是完全聖潔的人。

(二) 上帝為祂預備了身體作為贖罪祭(見來105)。上帝造第一人是完全人,亞當犯罪,上帝就差祂的獨生子到世上來,為祂預備了完全的身體,作為挽回祭贖罪。第一個亞當是完全人,故第二個亞當也成為完全人,與第一人平衡同質、聖潔無罪,就足以贖亞當的罪了,無需成為神人二性,即完全的神,又是完全的人,才能救贖他。

(三) 主受洗時被聖靈充滿,上帝住在祂堶情A作成父上帝的工(見太31617;約1410)。耶穌三十歲受洗前,祂沒有行過任何神蹟奇事,祂過著普通猶太人的生活,以致無人知道祂就是彌賽亞(即基督)。可見,耶穌未受上帝的聖靈和大能膏祂之前,祂是一個普通的人,祂受膏之後,才印證祂是受膏者(即基督)。祂被聖靈充滿後,上帝的靈住在祂堶情A作上帝自己的工;耶穌所行的神蹟,都是上帝的靈在祂堶措顯上帝的神能。主耶穌作見證說:「你們舉起人子以後,必知道我是基督,並且知道我沒有一件事,是憑著自己作的;我說這些話,乃是照著父所教訓我的。」(約828)主又說:「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住在我堶悸漱鬻@祂自己的事,你們當信我,我在父堶情A父在我堶情C……你們所聽見的道不是我的,乃是差我來之父的道。」(約14101124

(四)若說耶穌能行神蹟奇事、醫病趕鬼,呼風喚雨,就可證明祂具有神人二性的話,因為祂若不是神,祂如何可能行這些神蹟奇事呢?但請不要忘記,五旬節彼得被聖靈充滿之後,也能行許多神蹟奇事,他也能使死人復活(見徒93641),那麼,彼得是否具有神人二性呢?答案是否定的。其實,其他十一使徒及外邦使徒保羅,也都能行神蹟奇事,但他們都是普通的猶太人,他們之所以能行神蹟奇事,完全是因為他們被聖靈充滿,聖靈給他們特別的恩賜,他們才能行神蹟奇事、醫病趕鬼等神蹟(見林前12411),若聖靈離開他們,他們就如凡人無異。正如大力士參孫的情形一樣,上帝的靈與他同在,他就具有神奇能力;上帝的靈離開他,他就成為普通的人了(見士14:6; 15:14-15, 16:20-21, 28-30)。

(五)當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有人譏誚耶穌說:「你如果是上帝的兒子,就從十字架上下來罷!」耶穌是否有神能從十字架上下來,好見證他是完全的神,又是完全的人呢?絕大多數的信徒相信,因耶穌具有神人二性,祂是有神能從十字架上跳下來的,但祂不要這樣做,因為祂要替世人死。若耶穌真是神人二性合成一身,祂可以運用祂的神能從十字架上跳下來,讓世人看明祂是完全的神,又是完全的人,好感化許多猶太人歸信祂,目的達成之後,祂又甘心被捉拿,再被釘在十字架上,如此既能見證自己具有神人二性,又能完成上帝的使命,何樂不為?但祂為甚麼沒有這做呢?

原來,祂已經沒有神能這樣做了,因為上帝的靈已離棄了祂,主臨死前大聲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甚麼離棄我?」(太2746)當祂受審判,背負全人類的罪,被釘十架之前,父上帝的靈已離開了祂,祂在十字架上所擁有的,只是血肉之體,是第二個亞當,作為挽回祭獻上,以贖世人的罪。因此,主耶穌已完全沒有神能,從十字架上跳下來了。 

神人二性,不能被釘死

(六)各位讀者,你是否認真想過:若耶穌在肉身時,是完全的神,又是完全的人;在同一身體內,具有神人二性,神體披上(或穿上)人體的話,到最後時刻,耶穌就不能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了。即使人性(包括人的性命)被釘死了,但神性(包括神的性命)仍然活著,因為神的性命是不死的,是自有永有的,這樣的結論,大大違背基督救贖的道理。基督若不死,古今中外,全球人類都沒有救恩了!聖經說:「因為我們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被殺獻祭了。」(林前57)基督自己也說:上帝為祂預備了身體獻為祭,好除掉世人的罪(來105)。古今中外,每隻獻為祭贖罪的羔羊,都必須被殺死,否則就無除罪之功效,「因為罪的功價乃是死。」(羅623)。若基督不是完全徹底的死了,祂就不能兩次宣稱祂曾死過,現在又復活了。主在啟示錄說:「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又說:「那首先的,末後的,死過又活的說,…」(啟11828)彼得作見證說:「這耶穌,上帝已經叫祂復活了,我們都為這事作見證。」(徒232)他又說:「第三日,上帝叫祂復活,顯現出來。」(徒1040)保羅也作見證說:「並且[上帝]叫祂從死奡_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徒1731

耶穌屢次說明自己是被上帝所復活的,主從來沒有說第三日,祂憑自己的神能或神性從死奡_活,因為聖經給死亡的定義是“死了的人毫無所知。”(傳95)請看耶穌向門徒說明祂的復活時,是用被動語態(Passive voice),主指示門徒,“祂受長老、祭司長、文士許多的苦,並且被殺,第三日[]復活。”(太1621)中文聖經沒有將被動語態譯出來,查考希臘原文是有的,所有英文聖經都譯成被動語態。又查考馬太1723;馬可1428; 路加922,這些聖經原文記載主的復活,都用被動語態(中文都沒譯成被動語態,但英文都照原文譯成被動語態)。換句話說,耶穌是被上帝所復活的,非自己有甚麼神能從死奡_活。在使徒行傳中,彼得及保羅都極力作見證說,是上帝叫耶穌從死奡_活(見徒224 315410 530 1040 1330 34;羅649109)。有許多人誤解了耶穌的話,說:“我父愛我,因我將命捨去,好再取回來。沒有人奪我的命去,是我自己捨的。我有權柄捨了,也有權柄取回來;這是我從我父所受的命令。”(約101718)所以,有許多人以為耶穌有權柄捨命,自己也有權柄取回來,這顯明耶穌是憑自己的神性,從死奡_活的。其實,這是沒有看清楚下文的緣故,請看後面那句主的解釋:“這是我從我父所受的命令。”換句話說,耶穌是藉著祂父的神能取回祂的性命,也就是第三日,上帝叫祂從死奡_活的意思。

話又說回來,我們若相信基督是神人二性論,這正如世人相信人是「靈魂與肉體」二性論一樣,當人的肉體死了,靈魂卻出竅了,好人靈魂升天堂享福,惡人靈魂下地獄受苦;他的性命仍然活著,因為靈魂是永遠不死的。這樣,我們好不容易才從「靈魂不死論」的誤區爬出來的復臨信徒,卻又不自覺地陷入基督「神性不死論」的誤區堙A似是而非,完全不合聖經簡單、清楚的啟示。我們可藉同樣的原理說明,當種子長成大樹後,是否種子仍然隱藏在大樹堙A或是種子披上大樹而活,當大樹被砍倒死去了,它原來的那粒種子還活著嗎?又如毛毛變成美麗的蝴蝶時,到底是毛毛披上蝴蝶的外衣,自己隱藏在蝴蝶堙A還是毛毛已經完全長成了美麗的蝴蝶呢?若美麗的蝴蝶被釘死了,那隻毛毛蟲還活著嗎

請注意,若基督不是真正、完全、徹底死了,聖經就不可重複又重複宣稱祂從死奡_活!否則,就作了重複又重複的假見證! 

基督取亞當犯罪後的情況

形成一個活人有三樣是不可少的:第一、人的外形;第二、血肉的身體;第三、品格。這三樣是不可分割地在一個活人身上聯合。根據聖經啟示,基督是取了亞當犯罪前的肉體,但他的外形卻是「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腓27)從祂的頭髮、衣服到鞋子,祂的外表都像普通的猶太人一樣。從外表看,他像普通的猶太人,但祂堶惚o不是罪人的身體。從祂的外表看祂的身體,彷彿是「罪身的形狀」但祂卻不是「罪身」,而是「成為罪身的形狀。」(羅83)這關鍵性要點,請大家特別分辨清楚。祂生活在貧苦的群眾中,心中滿有慈悲憐憫,正如以賽亞說:「他無佳形美容;我們看見他的時候,也無美貌使我們羨慕他。」(賽53:2)這就是為甚麼猶太人從祂的外表看不出祂是彌賽亞,祂不像第一個亞當那樣美貌英俊,在犯罪前身上還有榮光照耀。其實,耶穌本身也有榮光,平常與人交往時,將榮光收斂,當祂在山上變像時,就把身上的榮光照耀出來(太17:2)。從外表看,祂很像亞當犯罪後四千年的後裔。這是基督取了亞當犯罪後外在形像或形狀的理論(Post-Fall the Nature of Christ)。  

基督取亞當犯罪前的人性

第二樣、祂取了甚麼樣的身體呢?聖經說:上帝為祂預備了身體作為贖罪祭(見來105),是「如同無瑕疵、無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前119)因為,上帝造第一人是完全人,亞當犯罪,上帝就差祂的獨生子到世上來,為祂預備了完全的身體,作為挽回祭贖罪。第一個亞當是完全人,第二個亞當也是完全人,與第一亞當平衡同質、聖潔無罪,才足以贖他的罪。

第三樣、祂的品格必須完美無瑕,如聖經說:「他並沒有犯罪,口裡也沒有詭詐。」(彼前222)否則,祂的罪行必玷污祂的身體,如第一個亞當那樣。總括來說,基督必須是完全、聖潔、無罪的救主。這是基督取了亞當犯罪前肉身的理論(Pre-Fall the Nature of Christ)。

明顯可見,聖經告訴我們基督聯合這三樣在一身。關於基督的無罪,懷愛倫已很清楚指示,她說:「上帝的憤怒會臨到基督,好像臨到亞當一樣。我們應當不要誤解基督的人性,祂是完全聖潔毫無罪污的。」55 她又說:「基督被稱為第二個亞當,是聖潔的,與上帝聯合,為上帝所愛,從亞當的失敗處開始,因祂的順從,就從亞當失敗處得勝,然後救贖了亞當。」56

與此相似,懷愛倫更詳細講解,她說:「要小心,而且特別小心,當講論到基督的人性時,千萬不要看祂好像有犯罪傾向的人。祂是第二個亞當。第一個亞當受造時是純全完美,毫無罪污,他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受造的,他可能犯罪,實際上他已因違背命令犯了罪。因他犯罪的結果,他的子孫後裔都遺傳了叛逆犯罪的傾向。但耶穌基督是上帝的獨生子,祂取了人性,像世人一樣在凡事上受試探,祂可能犯罪,也可能因叛逆犯罪墮落,但祂從未有一刻存有犯罪的傾向。祂在曠野受試探攻擊,正如亞當在伊甸園受試探攻擊一樣。」57

不要誤解基督的人性,因為聖經講得很清楚,祂被釘死,是因世人的罪,而非祂本身的罪,因祂完全聖潔,毫無罪污,惟有如此,祂才能成為無瑕疵的羔羊,獻祭贖罪。保羅說:「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林前153)上帝為祂預備了完美的身體,作為贖罪祭獻上,好除掉世人的罪。除非他取了無罪的身體,而且品格完美無罪,祂的犧牲就無贖罪的功效。

我們應該分辨清楚,按照聖經啟示,基督非取了四千年人類犯罪墮落後的人性或身體,而是取了四千年人類犯罪墮落後的外貌形狀,並處身在四千年犯罪墮落後世界的情況,不像亞當受造時有完美的外貌,和處身在無罪污的世界。也不要誤解,以為耶穌取了墮落有罪的人性,與在十字架上,背負我們的罪是一樣的,其實絕不一樣;正如完美羔羊與殘疾羔羊的分野,前者可獻為祭贖罪,後者卻不可。也不要誤解,以為基督取了犯罪墮落的人性,是沒有受到罪和罪的污染,只不過是肉體有軟弱吧了,這是自相矛盾,其實絕非如此;這正如說亞當犯了罪,他沒有受到罪和罪的污染,身心都沒有罪,只不過是肉體有軟弱,心思有犯罪的傾向吧了。這些微妙誤差,造成基督人性論有天壤之別,正所謂失之毫釐,謬以千里。請不要看錯了,耶穌會饑餓、口渴、疲倦、肉體軟弱,就以為祂是取了犯罪之後的肉體,才有這些軟弱現象。其實不然,這是指肉體比靈體或上帝的大能軟弱(見林後13:4),但這不能證明是犯罪之後的肉體。請看清楚,亞當犯罪之前,他也會饑餓、口渴、疲倦,他也要藉著飲食和睡眠來恢復他的精神和體力,這是上帝造肉體生命的正常現象。若不給亞當吃喝四十晝夜,他也會軟弱無力;若再不給他呼吸、睡眠,或釘他十字架,他也會很快死亡,這就是肉體軟弱的情況。 

要好榜樣或要一位救主

聖經說,基督誕生時已是一位「聖者」(路135),以後,祂的智慧和身量,並上帝和人喜愛祂的心,都一齊增長(路252)。祂逐漸長成完全人,滿有長成的身量(弗413)。聖經又說,基督「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來4:15)受試探不一定會導致犯罪行為。即使基督是第二個亞當,也可能好像第一個亞當犯罪墮落,但祂卻因完全信靠上帝,勝過所有試探,沒有犯罪,正如彼得所作的見證說:「他並沒有犯罪,口裡也沒有詭詐。」(彼前2:22)所以,聖經說:「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來415)又說:「他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他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他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來5:9)

救恩不是建立在基督二千年前的榜樣,而是因祂獻上毫無瑕疵的身體,作為贖罪祭來贖世人的罪。若祂取了我們犯罪的身體,好成為世人的榜樣,那麼,溯自亞當到祂誕生前的四千年,祂如何成為他們的榜樣呢?在舊約時代,摩西寫聖經之前二千五百年,那些人既無基督的榜樣,也無聖經指示,他們如何能得救呢?除了憑信心藉獻祭贖罪,沒有其他途徑;而那些憑信所獻的祭物,都是預表基督的犧牲贖罪。他們也是因信稱義,靠恩得救,根本不是因學習祂的榜樣。那位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的強盜,也因接受基督的救恩得救,非因祂的榜樣(路23:39-43)。

由此得知,基督到世上來的主要目的,是成為代罪羔羊獻祭贖罪,使世人因信祂得救,絕不是因祂的榜樣。有許多人爭辯說,若基督取了無罪的身體,與我們有罪的身體不同,那麼祂就不可成為我們的榜樣了;我們犯罪便有藉口,因為我們是在罪身中,而祂卻不是。其實,信徒得勝罪,過成聖稱義的生活,不是單因祂的榜樣,乃是因祂的恩典,和住在信徒心中的聖靈,及自己願意遵守上帝的誡命,行上帝的旨意。保羅說:「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基督],凡事都能作。」(腓413)若信徒犯罪,他必須向上帝認罪悔改。因基督在天上聖所作大祭司、作中保,天天為世人贖罪代求,使世人有源源不絕的恩典,夠我們用,直到今日(約壹22;來725)。這就是在基督堭o救的保証。

然而,若說基督取了犯罪的人性,與我們一樣,使祂可以成為我們得勝的榜樣,但是問題來了,祂既是男兒身,如何可為婦女作榜樣,勝過女性的生理與心理,及情緒上的難題呢?祂如何能作瞎眼、耳聾、殘缺人的榜樣?祂又如何能作年老、衰弱、病患人的榜樣?基督用希臘語、亞蘭語、希伯來語與人交談,我們是否必須學習這些語言才能得救?當然不需要!我們是否要效法基督的榜樣,到約旦河受洗,才能得救?我們是否要學習主的髮型、衣著、穿草鞋、白日用腳走路,晚上沒有枕頭睡覺,如此才能成為得勝的信徒呢?當然不需要!基督又如何能為吸煙、吸毒、酒鬼、賭徒、色情狂、同性戀者作榜樣,好叫他們得勝呢?因為主根本沒有這樣的經驗。我們又如何能學習基督行神蹟奇事、醫病趕鬼、赦免罪孽、使死人復活、在水上行走、用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禁食四十晝夜、終身順從上帝不犯任何罪,除非我們被聖靈充滿,並有上帝賜的權柄,我們絕不能做到基督的榜樣。

其實,彼得指出基督為我們受苦,設立了「受苦的榜樣」,使我們跟從祂的腳蹤時,可以學習祂「受苦的榜樣。」(彼前221)基督是人類各時代的模範,因祂是活在一個彎曲背謬的世代,祂為我們戰勝罪惡,成為得勝罪惡的模範,也是得救的根源。

所以,祂降世的主要目的是為世人捨命,使世人都因信祂得救,祂還要升到天上聖所,繼續為我們贖罪代求,使我們有源源不絕的恩典,夠我們一生使用。聖經說:「凡靠著他進到上帝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為他是長遠活著,替他們祈求。」(來7:25)主耶穌自己說:「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太20:28)可見,基督來主要的目的是捨命贖罪,作人的榜樣只是次要和附帶的目的吧了,請勿顛倒是非,本末倒置。Roy Adams在他《基督的人性》書中說:「基督到世上來是一個真實的人,為救贖計劃而來,與我們同在,而不是成為我們一樣性質的人。除了沒有受到罪污遺傳之外,其他各方面都與我們相同,使祂成為我們的救主與榜樣。甚麼才是我們最需要的,是榜樣還是救主?對我來說,是救主。我從心靈深處感謝上帝差祂來作我的榜樣,但我更加感謝上帝差祂來作我的救主。」58 

慎防假基督的迷惑

到末世撒但要假冒基督,迷惑欺騙世人。他早已犯了滔天大罪,是個十惡不赦的大罪人,到世界末日前向世人顯現,他是不折不扣取了「罪身」的假基督。因真正的基督只有一位,那就是上帝的獨生子,上帝為祂預備了聖潔完美的身體,獻為祭好除掉罪。若我們宣稱自己所信的那位基督,是取了「罪身」降世的基督,那麼豈不是不自覺地信了那位「假基督」嗎?

聖經預言說:「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来;他是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堙A自稱是上帝。」(帖後234)撒但為了達到「坐在上帝的殿堙A自稱是上帝」的目的,早已招兵買馬,散播了似是而非假基督觀念,使它植根在普世信徒心中,並且以假亂真,又偷樑換柱,已佈下了天羅地網;若信徒分辨不清真假基督的品質、肉體、人性和身份,又早已被誤導,將假基督的錯誤觀念,視為真基督,如此便不自覺地種下錯誤的因子,若不及早徹底根除,必在末後大考驗時期,被假基督、假先知迷惑,以假當真,信了那位野心家撒但的謊言,接受了一位取了「罪身」或「墮落人性」降世的基督。

希望所有不明底細,觀念模糊不清的信徒,早日查考清楚,並在上帝爆發祂的憤怒之前,早日糾正為盼。

綜合與結論

綜合以上所說,有關基督的人性,從祂是末後的亞當已顯示明白了,祂必須與第一亞當完全平衡同質,身心靈都完美無瑕。基督本是上帝的兒子,亞當犯罪墮落後四千年,祂道成肉身顯在世人中,祂也有犯罪的可能,但因祂藉聖靈完全信靠上帝,勝過一切試探罪惡,在世渡完全無罪的生活。最後,祂在十字架獻上身心,成為「無瑕疵、無玷污」上帝的羔羊贖罪。

從祭物的預表看,基督必須取無罪的肉體與人性。既然祂是第二個亞當,為了要救贖第一個亞當的罪,所以祂必須與第一亞當平衡同質,身心靈都完美無瑕,才夠資格救贖他和他的子孫後裔。聖經說:「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來214)所以,聖經又說:「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的,上帝就差遣自己的兒子,成為罪身的形狀,作了贖罪祭,在肉體中定了罪案。」(羅8:3)

所有獻給上帝的牛羊祭物,都是預表基督的犧牲贖罪,因此,上帝為祂預備了身體,好獻為祭贖罪(來105)。在逾越節所喝的葡萄汁,所吃的無酵餅,是預表基督聖潔的寶血,和祂完美無罪污的身體,非如此,不能符合那完美無殘疾祭物所預表的救主。除非祂是上帝完美無瑕的羔羊,否則,祂的犧牲就無除罪的功效。若基督是取了「墮落人性」的血肉,好像你我的血肉,那麼祂的血就不是聖潔的寶血,既不能潔淨你我的罪污,也不能潔淨天上聖殿的本物了。如聖經說:「照著天上樣式作的物件必須用這些祭物去潔淨;但那天上的本物自然當用更美的祭物去潔淨。」(來9:23)

藉著祂完美無罪的贖價,使所有罪人都可因信祂得救。祂取了罪身的形像,配合祂完美無罪的一生,雖受各樣試探,卻沒有犯罪,口堣]沒有詭詐。祂為我們受了苦難,就成為我們受苦難的榜樣,使世人照祂的榜樣行。祂是世人的救主和大祭司,聖經說:「像這樣聖潔、無邪惡、無玷污、遠離罪人、高過諸天的大祭司,原是與我們合宜的。」(來7:26)祂進入天上的聖所,天天為我們贖罪代求,因此,祂的恩典夠我們用。這是在基督婸X恩得救的保証。(全文完)

                                 參考書籍 BIBLIOGRAPHY 

Adams, Roy.  “Christ’s Nature During the Incarnation.” Ministry, September 1956, 17-19.

________. “God with Us.” Ministry, April 1957, 34-36.

________. The Nature of Christ. Hagerstown, MD: Review and Herald Pub. Assn., 1994.

Anderson, Roy Allan.  The God-Man His Nature and Work.  Washington, DC: Review and Herald Pub. Assn., 1970.

________.  “God with Us.”  Ministry, April, 1957, 3.

________.  “Christ’s Nature During the Incarnation.”  Ministry, September 1956, 17.

Badia, Leonard F.  Jesus Introducing His Life and Teaching.  Mahwah, NJ: Publish Press, 1985.

Bady, James R.  Jesus Christ Divine Man or Son of God?  Lanham, MD: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1992.

Balz, Horst, and Gerhard Schneider.  Exegetical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  3 vols. Grand Rapids, MI: William B. Eerdmans Pub. Co., 3 (1993): 230-233.

Boyd, Gregory A. Cynic Sage or Son of God.  Wheaton. IL: Victor Books/SP Pub., 1995.

Bible Reading for the Home Circle.  Washington, DC: Review and Herald Pub. Assn., 1888.

Brown, David.  Jesus and God.  London:  Sheldon Press, 1967.

Campbell, Neil A.  Biology.  Redwood City, CA: The Benjamin/Cummings Pub. Co., Inc., 1987, 1990, 1993.

Daniel A.  The Same Jesus.  Chicago: Loyola University Press, 1986.

Davis, Thomas A.  Was Jesus Really Like Us?  Washington, DC: Review and Herald Pub. Assn., 1979.

Durland, J.H.  “The Word Incarnate.”  Signs of the Times, September 26, 1895, 6.

________.  “Jesus Made Lower than the Angels. Signs of the Times, September 12, 1895, 5.

Ellingson, Gustaz T.  "Christ, the Power of God."  Review and Herald, December 29, 1910, 6-8.

Erickson, Millard J.  The World Became Flesh.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 House Company, 1991.

Fifield, G.E. “Sermon–No. 1.”  General Conference Bulletin, February 12, 1897.

Frost, Eric G.  This Jesus.  New York: Channel Press, 1959.

Haan, M.R. De.  Revelation, 35 Simple Studies in the Major Themes in Revelation.  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 Pub. House, 1946.

Heppenstall, Edward.  The Man Who Is God. Washington, DC: Review and Herald Pub. Assn., 1977.

Henry, Carl F.  The Identity of Jesus of Nazareth.  Nashville: Broadman Press, 1992.

Hofmans, Flor.  Jesus Who Is He?  Glen Rock, NJ: Newman Press, 1966.

Hopkins, Julie M.  Towards a Feminist Christology.  Grand Rapids, MI: William B. Eerdmans Pub. Co., 1994.

Johnson, Harry.  The Humanity of the Savior.  London: The Epworth Press, 1962.

Jones, A.T. “Ministry of God.”  The Bible Echo, November 30, 1896, 370-371.

Knox, John.  The Humanity and Divinity of Christ.  Lond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67.

Larson, Ralph.  The Word Was Made Flesh.  Cherry Valley, CA: The Cherrystone Press, 1986.

“Mark.” Seventh-day Adventist Bible Commentary.  Edited by Francis D. Nichol.  Washington, DC: Review and Herald Pub. Assn., 1956, 5:1113.

Ministerial Association, General Conference of Seventh-day Adventist. Seventh-day Adventists Believe . . .: A Biblical Exposition of 27 Fundamental Doctrines.  Hagerstown, MD: Review and Herald Pub. Assn., 1988.

Nichol, Francis D.  "Could Christ Have Committed Sin?"  Review and Herald, July 10, 1952, 15-17.

Prescott, W.W.  "The Divine-Human Family--No. 4."  General Conference Bulletin, February 8, 1895, 107-111.

Rand, Benjamin. “What Human Nature Did Jesus Take?  Unfallen.”  Quoted in G.W. Bromiley, trans.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1.  Ministry, June 1985, 10.

A Representative Group of Seventh-day Adventist Leaders, Bible Teachers, and Editors.

Seventh-day Adventists Answer Questions on Doctrine.  Washington, DC: Review and Herald Pub. Assn., 1957.

Rollard, T.E.  Fullness of Humanity:  Christ’s Humanness and Ours.  Sheffield, England: The Almond Press, 1982.

Sallers, Robert V.  The Council of Chalcedon.  London and Beccles: William Clowers and Sons, Limited, 1953, 210-211.

Thayer, Joseph Henry.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New York: America Book Co., 1886, reprint 1889.          

"The Third Angel's Message--No. 10."  General Conference Bulletin,  February 9-10, 1893, 200-208.

Thompson, Marianne Meye The Humanity of Jesus in the Fourth Gospel.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88.

________.  The Humanity of Jesus in the Gospel of John.  Ann Arbor, MI: University Microfilms International, 1985.

Vick, Edward W. H.  Jesus The Man.  Nashville: Southern Pub. Assn., 1979.

Waggoner, E. J.  "Studies in the Book of Hebrews--No. 4."  General Conference Bulletin, February 16, 1897,  43-46.

Walvoord, John F.  Jesus Christ our Lord.  Chicago: The Moody Bible Institute, 1969.

Webster, Douglas D.  A Passion for Christ.  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  Pub. House, 1987.

Webster’s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Edited by William Allan Neilso, Thomas A. Knott, and Paul W. Carhart.  Springfield, MA: G & C Merriam Pub. Co., 1961.  s.v. “Likeness,” and “sinful.”

Weinandy, Thomas.  In the Likeness of Sinful Flesh.  Edinburgh: T. & T. Clark, 1993.

White, Ellen G.  “Christ Came to Break Sin’s Chain.”  Signs of the Times, April 16, 1894, 5-8.

________.  “Christ’s Humiliation.”  Review and Herald.  December 20, 1900, 384.

________.  "Revelation of God through Christ."  Signs of the Times, April 11, 1895, 227-228

________.  “Tempted In All Points Like As We Are.” Signs of the Times, June 9, 1898, 3.

________.  "The Importance of Obedience."  Review and Herald,  December 15, 1896,  789.

________.  “The Second Adam.”  The Youth Instructor, June 2, 1898, 425.

________.  Medical Ministry.  Mountain View, CA: Pacific Press Pub. Assn., 1932.

________.  Selected Messages. Book 1. Washington, DC: Review and Herald Pub. Assn., 1958.

________.  "The Sinner's Hope."  The Bible Echo, May 21, 1900, 329-330.

________.  The Story of Patriarchs and Prophets. Mountain View, CA: Pacific Press Pub. Assn., 1958.

Wierwille, Victor Paul.  Jesus Christ Is Not God.  New Knoxville, OH: The America Christian Press, 1975.

[1]Millard J. Erickson, The Word Became Flesh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 House Company, 1991), 41-42.

2Ibid., 63.

3Ibid.

4 Robert V. Sallers, The Council of Chalcedon (London: William Clowes and Sons, Limited, 1953), 210-211.

5 Julie M. Hopkins, Towards a Feminist Christology (Grand Rapids, MI: Willia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94), 86.

6 Edward Heppenstall, The Man Who Is God (Washington, DC: Review and Herald Publishing Association, 1977), 22.

7 Ibid., 24.

8 Carl F. Henry, The Identity of Jesus of Nazareth (Nashville: Broadman Press, 1992), 58.

9 Francis D. Nichol, SDA Bible Commentary, (Washington, DC: Review and Herald Publishing Association, 1958), 5:1113.

10 Ellen G. White, Selected Messages, book 1 (Washington, DC: Review and Herald Publishing Association, 1958), 244.

11 Ellen G. White, “Christ Came to Break Sin’s Chain,” Signs of the Times, April 16, 1894, 5.

12 Ministerial Association, General Conference of Seventh-day Adventists, Seventh-day Adventists Believe . . . : A Biblical Exposition of Fundamental Doctrines (Boise, ID: Pacific Press Publishing Association, 2005), 59.

13 Heppenstall, 21.

14 Millard J. Erickson, The Word Became Flesh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 House Company, 1995), 60-61.

15 Ellen G. White, "Revelation of God Through Christ, "Signs of the Times, April 11, 1895, 227.

16 Ellen G. White, "The Sinner's Hope," The Bible Echo, May 21, 1900, 330.

17 Seventh-day Adventists Believe . . ., 49-50.

18 Francis D. Nichol, “Could Christ Have Committed Sin?”  Review and Herald, July 10, 1952, 15.

19 Ellen G. White, “The Importance of Obedience,” Review and Herald, December 15, 1896, 789.

20 Ellen G. White, “Christ’s Humiliation,” The Youth’s Instructor, December 20, 1900, 384.

21 Ellen G. White, Medical Ministry (Mountain View, CA: Pacific Press Pub. Assn., 1932), 181.

22 G.T. Ellingson, “Christ, the Power of God, “Review and Herald, December 29, 1910, 6.

23 G.E. Fifield, “Sermon--No. 1," General Conference Bulletin, February 12, 1897.

24 A.T. Jones, “The Third Angel’s Message--No. 10,” General Conference Bulletin, February 9, 1893, 207.

25 Ibid., 301.

26 A.J. Jones, “Ministry of God,” The Bible Echo, November 30, 1896, 370.

27 W.W. Prescott, “The Divine-Human Family--No. 4.,” General Conference Bulletin, February 8, 1895, 108.

28 Ibid.

29 J. H.  Durland, “Jesus Made Lower than the Angels,” Signs of the Times, September 12, 1895, 5.

30 J. H. Durland, “The Word Incarnate,” Signs of the Times, September 26, 1895, 6.

31 E. J. Waggoner, “Studies in the Book of Hebrew--No.4, “General Conference Bulletin,  February 16, 1897, 45- 46.

32 Francis D. Nichol, “Could Christ Have Committed Sin?” Review and Herald, July 10, 1952, 15.

33 Roy Allan Anderson, “God with Us,” Ministry, April, 1957, 3.

34 A Representative Group of Seventh-day Adventist Leaders, Bible Teachers, and Editors, Seventh-day Adventists Answer Questions on Doctrine (Washington, DC: Review and Herald Publishing Association, 1957), 650.

35 Roy A. Anderson, “Christ’s Nature During the Incarnation,” Ministry, September 1956, 17.

36 Seventh-day Adventists Answer Questions on Doctrine, 19-20.

37 Horst Balz and Gerhard Schneider, “Sarx, flesh,” Exegetical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 (1993), 3: 230-233.

38 Ibid., 231.

39 Benjamin Rand, “What Human Nature Did Jesus Take?  Unfallen,” quoted in G. W. Bromiley, trans.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1), 126; Ministry, June 1985, 10.

40 Webster's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ed. William Allan Nelson, Thomas A. Knott, and Paul W. Carhart (Springfield, MA: G & C Merriam Company, Publishing, 1961), s.v. “Likeness.”

41 Ibid., s.v. “Sinful.”

42 Joseph Henry Thayer,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New York: America Book Company, 1886, reprint 1889), s.v. “homoiotes (homoios), likeness.”

43 Balz and Schneider, s.v. “Homoiosis, likeness, correspondence.”

44 Roy Adams, The Nature of Christ (Hagerstown, MD: Review and Herald Pub. Assn., 1994), 62.

45 Heppenstall, 137.

46 M. R. De Haan, Revelation, 35 Simple Studies in the Major Themes in Revelation (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46), 92.

47 “John,” SDA Bible Commentary, ed. F.D. Nichol (Washington, DC: Review and Herald Publishing Association, 1956-1980), 5: 1128.

48 Seventh-day Adventist Believe . . ., viii.

49 Ellen G. White, The Story of Patriarchs and Prophets (Mountain View, CA: Pacific Press Publishing Association, 1958), 45.

50 Rand, 12-13.

51 Roy Adams, 71.

52 Ellen G. White, Testimonies, vol. 2 (Mountain View, CA: Pacific Press Pub. Assn., 1948), 202, 508.

53 Neil A. Campbell, Biology (Redwood City, CA: The Benjamin/Cummings Pub. Co., Inc., 1987, 1990, 1993), 949.

54 Victor Paul Wierwille, Jesus Christ Is Not God (New Knoxville, OH: The American Christian Press, 1975), 3-4. 

55 Ellen G. White, “Tempted In All Points Like As We Are,” Signs of the Times, June 9, 1898, 3.

56 Ellen G. White, “The Second Adam,” The Youth Instructor, June 2, 1898, 425.

57“John,” SDA Bible Commentary, 5:1128.  Quotes Ellen G. White, Letter 8, 1895.

58 Roy Adams, The Nature of Christ (Hagerstown, MD: Review and Herald Publishing Association, 1994), 71-72. 


復臨環球網

聯絡處  Domains: www.sdaglobal.org  Host master: fablenatural@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