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首頁 Up 上頁 日落時間 回 應 內容
甚麼被釘在十字架?
[Home 首頁] [Up 上頁] [創世與安息日] [安息日的意義] [我對『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的解釋] [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 [安息日是影兒嗎?] [影兒到底是指甚麼?] [節期安息日?] [甚麼被釘在十字架?]

 

本網採取中立,不分宗派。凡在本闌發表的文章,只能代表其筆者之個人研經心得,不能代表任何教會的立場。

研討歌羅西書2:14-17

聖經說:“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寫,攻擊我們有礙於我們的字據,把它撤去釘在十字架上。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夸勝。所以不拘在飲食上,或節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讓人論斷你們,這些原是后事的影兒,那形體卻是基督。”(西2︰14-17)

到底甚麼被釘在十字架上?是獻祭律法的條文或是我們的罪狀?最近似乎越來越多的聖經學者,翻譯者和聖經注釋家將這節經文的意思看為「我們的罪狀」。如中文《今日聖經》意譯本譯成︰

「又涂抹了我們一切的罪名,更除去我們違犯律法的罪狀,把它們和基督一同釘在十字架上。(西2︰14)

最近由海天書樓出版的啟導本聖經,在這節經文的下面注解為︰

「字據」是借債的人親筆寫的欠單。……基督已在十字架上把這一部份替罪人擔當(加3︰13),涂抹了那欠單上所寫的不利的記錄。這字據不但撤去,也釘死在十字架上。(見啟導本聖經注解第1722面)

就是著名的聖經學者Dr. Samuele Bacchiocchi 在其著作《從安息日到星期日》裡亦認同大多數的解經家意見,相信這「字據」是指一種債券(Certificate of Indebtedness)或罪案記錄冊。所以他認為這「字據」是指安息日,或其他舊約律例,是毫無根據的,因為在哥羅西書二章裡面,根本沒有提及「律法」一詞。所以他的結論是︰釘在十字架上的字據,既非道德律;也非儀文律法,只是我們的「罪案」而已。(參考From Sabbath to Sunday第347至351面及末世牧聲第58卷第六期《律法是否因十字架而廢除?》第8-9面)

最近筆者曾為此節經文苦思鑽研,翻閱聖經原文及查考聖經原文字典,聖經注釋及懇切求聖靈賜下亮光,使我明白這節經文的「原意」。結果皇天不負有心人,恍然覺悟︰「攻擊我們,有礙於我們的字據」是甚麼意思,為甚麼保羅要這樣寫。現試將發現到的亮光分析如下,與各位信徒分享。

首先要說明,這幾節經文寫得極簡練略要,並且已近二千年,因為不甚了解當時的宗教習俗背景,故讀來有如猜謎,難怪有不同的猜測。

持上述觀點的學者是頗有屬靈的意思,也是聖經在某處所表示的,如保羅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加2︰20),但卻不是保羅在歌羅西書二章十四節所要表達的原意。請注意,保羅勸勉我們要︰「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不要隨意移花接木,張冠李戴,隨眾附會上去。

筆者試將歌羅西書二章十四至十七節的原意分析如下︰

(一)“你們”與“我們”

請特別注意保羅在此所用的「你們」與「我們」這代名詞的分界線,由二章十一節至十三節,一連用了七次「你們」(指外邦沒受割禮就加入教會的歌羅西信徒);十六節之后也是一直用「你們」,只有十四節突然轉用「我們」(指保羅及同工們),這就是關鍵所在,但卻不為讀者留意。

其實,第十三節已經說得很清楚︰「你們從前在過犯和未受割禮的肉體中死了,上帝赦免了你們一切過犯,便叫你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這裡已充份說明歌羅西信徒因信基督,過犯已得蒙上帝赦免,在基督裡重生了。前面的經文也是一直強調此點。

(二)又涂抹在律例上所寫…的字據,

這個「又」字是轉折點,也是從「你們」的事轉折到「我們」的事的關鍵詞。
律例,原文是dogmasin 意即法令、命令、敕命。字據,原文是cheirographon 意即手寫的字據(英王雅各譯本譯成handwriting)。請特別注意這節的原文 cheirographon tois dogmasin, 這個字tois(英文譯成 "in the";中文譯成「在」),在希臘文文法中是屬於位置格冠詞(Locative case),在此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因著它的指示,我們才清楚看出,這些「字據」是寫在律例上的(dogmasin),而不是寫在負債人的「欠單」或「債券」上(Certificate of Indebtedness)。雖然歌羅西第二章沒有出現律法nomon這個詞,但與此平行或類似的經文在以弗所書第二章十五節卻出現nomon。中文譯作︰「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弗2︰15)這裡的「冤仇」沒有聖經學家把它解釋為「罪狀」或欠債。保羅在此毫不含糊地指出,這就是記在律法上的規條,即猶太人的獻祭禮儀所根據的律法條文。(現代中文譯本譯成︰涂抹了律法的誡命規條。這是誤譯,不忠於原文)

(三)攻擊我們,有礙於我們

為甚麼保羅在此將律例上的字據說成︰「攻擊我們,有礙於我們」呢?若分辨不清楚,是很容易造成誤解,以為這是指「我們」的「罪狀」,因為罪狀總是「攻擊我們,有礙於我們的」。

但請注意,保羅在此突然將「你們」轉變成「我們」。這「我們」是指保羅及他的同工,並不包括歌羅西教會信徒。保羅在以弗所書中也是如此表明,他用「我們」是指寫信人和與他一起的同工,「你們」就是指收信人(即教會眾信徒)。「我們」與「你們」這代名詞在此所指的對象是很清楚的,請勿混亂(雖然有些地方也可包括讀者)。

其實,獻祭的律例規條本身並不會構成攻擊他們,有礙於他們的,也不會造成冤仇。原來,構成攻擊保羅與同工的乃是當時猶太社會的法利賽人、撒都該人、祭司,整個公會,及歸信了基督,但仍然還沒有脫去猶太人傳統禮節的猶太信徒領袖。這一大群的人,藉著律法書上的規條,特別是指獻祭、割禮,及守節期、日子等,大事攻擊批評保羅及他的同工,甚至要逼迫和殺害他們。保羅常為這些事與他們辯論、講解,但由於他們人多勢眾,保羅常處在被攻擊與挨打的情況。當時,保羅不能引用新約聖經來証明自己的是,因為那時新約聖經還沒有寫成,而對方卻可引証舊約聖經,許許多多的獻祭律例,割禮條文,証明這是以色列人世世代代的定例,是上帝的命令,不可違背(見出27︰21;利4章至6章)。如使徒行傳記載︰「有幾個人,從猶太下來教訓弟兄們說︰你們若不按摩西的規條受割禮,不能得救。保羅、巴拿巴與他們大大的分爭辯論。」(徒15︰1-2;參考徒18︰12-17;19︰8-10;21︰17-40)

保羅是外邦的使徒,又是教會的領袖,自然受到的攻擊最大,也造成傳福音的阻礙。但他蒙上帝的啟示,耶穌藉著的身體成全了一切的祭物,也終止了整個祭司與獻祭製度。他與同工不顧性命的傳揚主的福音,當然受到法利賽人,公會領袖藉著律例條文攻擊他們也越大。(見徒21︰27-37)

(四)把它撤去,釘在十字架上。

這裡很清楚的指明,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是成全了一切的獻祭儀文律法,那真正的祭物已經獻上,那些獻祭的律法條文也就空存無用,等於撤去,釘在十字架上了。

(五)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

這裡一般上都沒有甚麼異議,都是指撒但及其黨羽在空中執政掌權,擄掠和迷惑世人(見弗6︰12)。但耶穌在十字架上打了一場美好的勝仗,順服上帝,至死忠心,讓天上地上的眾生靈看出,撒但的陰謀惡毒,而耶穌始終都是美善仁愛,「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來2︰14)也應驗了在伊甸園中上帝的預言︰「女人的后裔(耶穌)要傷你的頭,你(撒但)要傷的腳跟。」(創3︰15)

(六)明顯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夸勝。

耶穌在十字架上所流露的大愛,順從、為眾人所見,所以保羅他們就可以靠十字架向仇敵夸勝。如他在哥林多前書說︰「因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並他釘十字架。」(林前2︰2)十字架成為他的旗幟,到處高舉夸勝。

(七)所以,不拘在飲食上,或節期、月朔、安息日,

這裡的「飲食」,信徒很易誤解為「我們的日常飲食」或指「無論潔淨或不潔淨的食物,我們都可放心吃。」其實,查考希臘原文是in meat or in drink,英王雅各欽定本及中文和合本照字譯,忠於原文。而現代中文譯本及英文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和Today's English Version 譯本,都將這句譯成︰「在你們的飲食……」都是誤譯原文,造成信徒誤解,請大家注意原文根本沒有「你們的」字樣。

原來,保羅寫這些都是根據舊約聖經整個獻祭禮儀說的。查考民數記第二十八章及二十九章的獻祭律例,凡獻的牛羊,都要配合細面與油調和作為素祭(Meat offering)及將醇酒作為奠祭(Drink offering)獻上,作為供給上帝的「飲食」。因為上帝吩咐說︰「獻給我的供物,就是獻給我作為馨香火祭的『食物』,你們要按日期獻給我。」(民28︰2,24)又說︰「要歸上帝為聖,不可褻瀆上帝的名,因為耶和華的火祭,就是上帝的『食物』,是他們獻的,所以他們要成為聖。」(利21︰6)

中文譯作「素祭」與「奠祭」(民28︰4-8),英王雅各欽定本譯作meat offering and drink offering,可見保羅在此要說明的是 in meat offering or in drink offering,因為少寫了二個字,就造成聖經學者、解經家及廣大的信徒,如墮五裡霧中,議論紛紛,不知所雲。其實,保羅寫得這麼簡練,當時的信徒是看得懂的,因為他們當時有很濃厚的獻祭禮儀背景,而我們現在的信徒卻很容易會錯意,因為我們是處在科學電腦時代。請讀者特別細心查考此點為要。

「所以」,就是總結上文,耶穌既已將這些獻祭律例釘在十字架上,那麼信徒就不再需要獻素祭與奠祭給上帝作為他的飲食,或在節期、月朔、安息日,獻牛羊為祭了。

(八)都不可讓人論斷你們;

保羅的意思是︰在這些節日(包括安息日)他們不獻祭,也不必怕被別人批評論斷了。因為耶穌以他的身體,為我們成全在十字架上,涂抹了這一切寫在律例上的條文字據了。

(九)這些原是后事的影兒,那形體卻是基督。

這句經文的真正原意乃是︰這些(指祭祀與供奉的事),原是后事或美事(指天上以基督為祭司所作供奉的事)的影兒(Shadow),那形體(Body)卻是基督。正如希伯來書說︰

「他們『供奉的事』,本是『天上事』的形狀和影像(shadow)…」(來8︰5)
「這些」,普世信徒都誤以為保羅是指節期、月朔、安息日的本身,其實他乃是指在這些節期、月朔、安息日所獻的祭物,及與祭物有關的禮拜供奉的事,乃是以后基督在天上聖殿贖罪供奉事的影兒,基督的身體才是那永遠贖罪祭的形體。

因為有血肉的祭物,才能預表有血肉的耶穌基督的身體;而那些祭司每日所作獻祭贖罪的事,也是象徵(或反映)以后 基督在天上聖殿,以他自己的身體為祭所作的祭祀與供奉的事; 前者是影兒,后者是本體或形體。正是影兒遇到了它的本體;象徵的祭物,遇到了 的形體基督。

正如英文有句話說“…showing type had met anti type. The shadow had met the sub stance which cast the shadow.” (The Cross and Its Shadow. Stephen N. Haskell, p.98)

中文譯成形體的希臘原文soma,是指有血肉的身體,英王雅各欽定本譯成the body。換句話說︰這些牛羊祭物是耶穌道成肉身之前的影兒,是預表耶穌,不能真正贖罪。如希伯來書說︰「因為公牛和山羊的血,斷不能除罪,所以基督到世上來的時候,就說︰『上帝阿,祭物和禮物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給我預備了身體(原文soma)。』」(來10︰4-5)

結論

綜合以上所說︰歌羅西書二章十四至十七節,必須要前后一致,互相呼應來看待,不可把它分割肢解,因為這是根據整個舊約獻祭製度為基礎說的。(參考民28章至29章)

保羅說明了上帝已經藉著耶穌赦免了歌羅西信徒的罪,與上帝和好了。又藉著耶穌的死,成全了一切以牛羊為祭物的律例規條,把它撤去,釘在十字架上。而這些律例規條,正是那班法利賽人、祭司和公會領袖藉著它來攻擊、阻礙保羅他們傳福音的,但主已在十字架上,藉著他的身體廢掉了冤仇,就是那記載在律法上的規條,打了美好的勝仗。將空中執政掌權的仇敵擄掠,顯明給眾人看,所以我們就可以高舉十字架旗幟夸勝。正因為這樣,我們就不需要再按照律例條文,獻上素祭與奠祭作為上帝的飲食,或在節期、月朔、安息日,獻牛羊為祭了。因為這一切祭物與祭祀的事都是影兒,耶穌的身體與他在天上供奉贖罪的事,才是以后真正永遠贖罪祭的本體。


復臨環球網

聯絡處  Domains: www.sdaglobal.org  Host master: fablenatural@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