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首頁 Up 上頁 日落時間 回 應 內容
關于十四萬四千人正確的定性
[Home 首頁] [Up 上頁] [研究和默想十四萬四千人] [關于十四萬四千人正確的定性] [再研討十四萬四千人是誰?] [應正確解釋十四萬四千人] [十四萬四千人是誰?] [論末后的“十四萬四千人”] [地球上最後一代蒙福聖徒]

 

本網採取中立,不分宗派。凡在本闌發表的文章,只能代表其筆者之個人研經心得,不能代表任何教會的立場。

作者︰小光

主題經文︰ 14:1-57:4

導言︰十四萬四千人到底是誰,這恐怕是復臨信徒都得要思索的問題,甚至有時幾乎是不能得要領的問題。復臨環球網上登載了二位作者關于十四萬四千人的解說,差距較大,難以共識,那麼我們該何處何從呢?茲擬一文,共參考﹗

一、聖經如何論說十四萬四千人?

關于十四萬四千人的情況,聖經的論說可分四個方面體會︰(一)十四萬四千人的聖潔標記。(二)十四萬四千人的靈性表征。(三)十四萬四千人的特殊經歷。(四)十四萬四千人的榮耀特權。

(一)十四萬四千人的聖潔標記︰

1.“受印”

 “第四誡的安息日乃是永生上帝的印記。”(善惡之爭663頁)

說明他們必是忠于遵守安息日而品格成聖的人。

2.“有他(羔羊)的名和他父的名,寫在額上。”

“耶和華在他面前宣告說︰「耶和華,耶和華,是有憐憫有恩典的神,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為千萬人存留慈愛,赦免罪孽、過犯和罪惡。”出34:6-7

說明他們必是遵守安息日的人,而臉色、精神亦特別反映上帝聖潔的光輝。

(二)十四萬四千人的靈性表征

1.“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

沾染是貶義詞,耶穌說︰“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裡已經與他犯奸淫了。”(太 5:28)沾染婦女顯明不潔。童身何意?經上說︰“論到童身的人,我沒有主的命令,但我既蒙主憐恤能作忠心的人,就把自己的意見告訴你們。因現今的艱難,據我看來,人不如守素安常才好。”[林前 7:25-26]依聖經教導,童身是指沒有嫁娶,守素安常的人。

那麼,十四萬四千人是否是沒有嫁娶,守素安常的人呢?

依筆者言,這裡「童身」一詞,應是屬於比喻和象征性的說法,含有“貞潔”之意(參林后11:2)如果這“童身”一詞,意義是實指的話,那麼,聖經啟示十四萬四千人的身份必會這樣說︰“這些人未曾嫁娶,他們原是童身。”

十四萬四千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是指他們在末后的考驗中,未曾沾染啟示錄十七章中大淫婦和她的眾女兒小淫婦屬靈思想的污穢,即未向淫婦權威屈膝,不拜獸和獸像,不接受獸的印記,信仰忠貞聖潔的意思。

2.“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

關于說謊,聖經教導︰『不要彼此說謊,因你們已經脫去舊人和舊人的行為,穿上了新人。』(西3:9)。『所以你們要棄絕謊言,各人與鄰舍說實話,因為我們是互相為肢體。』(弗4:25)。『說謊言的嘴,為耶和華所憎惡,行事誠實的為痘所喜悅。』(箴12:22)。但另一方面也要注意,不說謊並不等于任何實話都可以說。這也是一般的常識。例如不造就人的話,不榮耀主的話,危害到肢體和聖工安全的話,都是絕不可說的。甚至主的真理,屬靈的見証,也並非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說的。例如基督就曾教導痘的門徒說︰『不要把聖物給狗,也不要把你們的珍珠丟在豬前,恐怕他踐踏了珍珠,轉過來咬你們。』(太7:6)。使徒保羅也曾勸勉當時代的教會說︰『應當防備犬類,防備作惡的,防備妄自行割的。』(腓3:2)。並且也要存著『愛眾人的心』,『用智能與外人交往』。(彼后1:7.提前2:1-6.西4:5)。

此處『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不單指十四萬四千人一般為人方面智慧、善良、誠實的表現。更是指他們在末后空前嚴重的逼迫、火煉和考驗中寧死不屈,不威權勢,持守主名,忠于真理原則的表現。(參約一2:1720:28

3.“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啟14:5)。

聖經說,基督是『無瑕疵無玷污的羔羊』(彼前1:19)並“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可以獻給自己,作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弗5:26-27

 十四萬四千人“是沒有瑕疵的”,說明他們靈性表征是何等像主耶穌,蒙主的恩典。他們的人生實在已是『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林后3:18)。

(三)十四萬四千人的特殊經歷

“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作初熟的果子歸與上帝與羔羊。”啟14:4

“他們在寶座前,並在四活物和長老前唱歌,仿佛是新歌。除了從地上買來的那十四四千人以外,沒有人能學這歌。”啟14:3

聖經說︰“你們是重價買來的” (林前6:207:2320:28彼前1:18-19),全教會的信徒,甚至包括全人類都是主的寶血重價買來的,但人不都有這等知識和認識,主耶穌要他的兒女響應他的救恩,在靈、魂、身上都榮耀上帝。

十四萬四千人,“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與一般人的得贖有何不同呢?這主要緣于他們的特殊經歷,他們能唱新歌,是沒有他人能學的。

懷氏預言之靈說︰““十四萬四千人,要與羔羊同站在錫安山上;他們手裡‘拿著上帝的琴;’隨即有聲音發出,‘象眾水的聲音,和大雷的聲音;並且我所聽見的好象彈琴的所彈的琴聲。’(啟14:1515:3)他們要在寶座前唱出‘新歌’;除了那十四萬四千這之外,沒有人能學這歌。這是摩西和羔羊的歌--一首拯救的歌,因為這乃是他們的經驗之歌,--其中所敘述的經驗是他人所未曾經歷的。‘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這些人是從世界上活著的人中變化升天的,要被算為‘初熟的果子,歸與上帝和羔羊。’‘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他們曾經歷過那從有國以來最大的艱難;他們已經忍受了雅各大患難的困苦;他們曾在上帝傾降最后刑罰和人類沒有中保的時候堅定站立。……他們已經看見地球被飢荒和瘟疫所蹂躪,太陽發出大熱烤人,並且他們自己也曾忍受患難和飢渴之苦。但今后‘他們不再飢,不再渴,日頭和炎熱,必不傷害他們;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上帝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啟7:1417)”《善惡之爭》672

(四)十四萬四千人的榮耀特權

“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他們將作羔羊特別的陪伴和侍衛。

懷氏見新天新地的異象曾談到有關十四萬四千人特權的情況︰“……這時錫安山已在眼前,山上有一座榮美的殿宇,殿的四圍還有七座別的山,山上長滿了玫瑰和百合花。我看見那些小孩爬上山去,或者隨意用他們的小翅膀飛到山頂上去,采摘那些永不凋殘的花朵。那裡有各種的樹木栽在殿的周圍,使那地方顯得更加美麗;有黃楊樹、松樹、杉樹,這一切使那地方格外的榮美。當我們將要走進聖殿的時候,耶穌揚起苖可愛的聲 音說︰‘惟有那十四萬四千人才可以進去,’我們就喊叫說︰‘哈利路亞!’”(經驗談76段)

二、十四萬四千人何時開始講算?

懷氏在世,一弟兄喪偶,初始面對那弟兄時說︰“我真不知道該向你說些甚麼話,你喪偶的消息使我不勝悲哀。我當時幾乎難以相信,就是現在我仍難以相信。但是上一個安息日的夜間,上帝給了我一個啟示,我現在寫出來。……”

“我蒙指示︰她業已受了印記,將聽見上帝的聲音而復活,站立在地上,且將列身于十四萬四千人中間。我蒙指示︰我們不必為她悲悼;她是在艱難時期休息了。我們所難過的,不過是失去了與她同在的機會而已。我蒙指示︰她死亡將獲得良好的結果。”《信仰基礎》616日,

由于蓋印的工作是1844年開始,所以有人認為十四萬四千人應該從1844年開始計算。

但懷氏在《早期著作》原文第15面說︰“活著的聖徒,為數十四萬四千人,都認識並聽明那聲音,但惡人卻以為是雷轟與地震。”──“十四萬四千人”則似乎不應是經歷過死亡的。

為此國內復臨信徒曾展開討論︰一、《信仰的基礎》懷氏著作翻譯無誤,十四萬四千人是從1844年開始計算的,他們之所以成為活著的聖徒迎接主的再來,是因為經過第七災時,要特別 復活而成被稱為活著的聖徒。(但12:2)。

二、《信仰的基礎》懷氏著作翻譯有誤,如雄風作者所說的翻譯︰「請你們不要傷心難過,我看見這位姊妹已經被蓋印,她將要在上帝的呼召中復活站在地上,她要與十四萬四千人在一起。」(見証言精選卷二原文263面摘自 復臨環網),那位姊妹是有得救的機會或資格與十四萬四千人在一起,並不是指她們列在十四萬四千人之中。十四萬四千人是活著的聖徒,不經歷過死亡。

所以,十四萬四千人應該從何時開始計算,如果排除前者,必屬后者,即為末后恩門關閉后算起。

三、我們能否加入十四萬四千人?

有一次,雅各和約翰藉著他們的母親請求耶穌一件事,就是當耶穌得國時,賜給她的兒子一個坐在主的右邊,一個坐在左邊,耶穌指她不知自己所求的是什麼。耶穌說:「我所喝的杯,你們必要喝。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賜的,乃是我父為誰預備的,就賜給誰。」(見太20: 20-24)。

這群十四萬四千人,是否如耶穌國度寶座的左右位一樣,父上帝為誰預備的,就賜給誰,一般人不應該過問呢?上帝存在主權,是不錯的,但上帝為誰預備,從不會偏心偏待。“在上帝的國中,地位不是由偏愛得來的;不是賺來的,也不是任意給誰就給誰的;乃是人品格的賞賜。冠冕和寶座、乃是人達到某種程度的標識,乃是藉著我們主耶穌基督攻克己身的記號。”(《歷代愿望》第551頁)可見人憑信心、愛心、熱心是可以達到上帝預先預知預備的地位。

預言之靈談到主再來,信徒被提時說︰“我們一同進入雲中,歷七天之久升到那玻璃海,那時有耶穌拿著冠冕,親自用右手加在我們的頭上。痘又賜給我們金琴和象征勝利的棕樹枝。那十四萬四千人排成完整的正方形站在玻璃海上。其中有些人的冠冕非常輝煌,其他的卻沒有那麼光彩。有些冠冕上仿佛密嵌著許多星,其他的則只有少數幾顆人人都十分滿意自己的冠冕。”(《主必定快來》1024日)

由上述預言之靈可知︰十四萬四千人雖是特殊的組群,但他們的經歷和榮耀也不相同。

所以,預言之靈另一處說“惟愿我們要以上帝所賜全部的能力,力求列身于十四萬四千人之中。”(《主必定快來》821日)

四、懷氏是否列入十四萬四千人?

“主曾給我看見其它世界的光景。有翅膀賜給我,並有一位天使伴隨我從聖城到一個光明的、榮耀的地方。那裡的青草是鮮艷的碧綠,那裡的雀鳥唱著甜美的歌聲。那地方的居民體格大小不一;他們都是高貴、威嚴、可愛的,他們具有耶穌的真像,而且臉上煥發著聖潔的喜樂,標榜著那地方的自由與幸福,我請問他們中間的一位,為什麼他們都比地球上的人遠為俊美。他回答說︰"我們是嚴格遵守上帝的誡命的,所以沒有像地球上的人因違命而墮落。"于是我看到兩棵樹,其中一棵很像聖城中的生命樹。那兩棵樹的果子都很美麗,但其中有一棵他們不可吃。他們有自由權任意吃,但被禁止吃其中的一棵。那時那伴隨我的天使對我說︰"這裡沒有任何人嘗過禁樹上的果子,如果他們吃了,他們就必墮落。"后來我又被帶到一個有七個月球的地方。在那裡我看到古時升天的良善的以諾。在他的右臂上有一枝榮耀的棕樹枝,其上每一瓣葉子的中心寫有"勝利"二字,在他頭上有個光輝燦爛的白色桂冠,在每一瓣葉子的中心寫有"純潔"二字,在這桂冠周圍還有五顏六色的寶石,它們的光彩比星光更明亮,反射在葉子的字樣上,使之顯大。以諾頭部的后面有一個花結將桂冠結住,花結上寫著"聖潔"二字。桂冠上面還有一個美麗的冠冕,它的榮光比太陽更明亮。我問以諾,他離開地球之后,是不是就一直被帶到這地方來。他說︰"不是的,那聖城乃是我的家,我是到這裡來探訪的。"他在那裡很自在的來來往往,好像在自己家裡一樣,我央求那伴隨我的天使準我常留在這個地方。我真不忍再回到這黑暗的世界上來。于是那天使對我說︰"你必須回去。如果你忠心的話,你和那十四萬四千人將來必有特權訪問諸世界並參觀上帝所創造的萬物。"《早期著作》原文40

因此有人認為懷愛倫也是十四萬四千人之一,在文字理解上難免欠缺邏輯性,讓人不敢苟同。

訪問諸世界並參觀上帝所創造的萬物是上帝所有子民的權利,如上述提到的以諾,並且懷氏在《善惡之爭》第701頁也談到善惡之爭結束時︰“宇宙的全部寶藏都要開啟,以供上帝所救贖的子民研究。他們不再受必死亡之身體的捆綁,卻要展開不知疲倦的翅膀,一直飛翔到天外的諸世界。”

五、十四萬四千是屬靈以色列人

1969年,就誰是猶太人這個問題,以色列全體國民進行了一場激烈爭論,來找出其最深的根源。這就是著名的夏洛特事件。點燃這次事件導火索的是以色列海軍少校夏洛特。他頭腦聰明,即使在人才濟濟的以色列海軍軍營中也是出類拔萃。他和在英國留學期間結識的一個英國女基督教徒結了婚,並且過著和睦的生活。

有一天,他們收到了他們兒子就讀的小學寄來的戶籍調查表。調查表中有一個宗教欄(實際上是宗教分類欄),寫有︰猶太人/回教徒/基督教徒/其他,並要求從中選擇一項。夏洛特少校毫不猶豫地將自己孩子填寫為猶太人,並提交出去。市教育委員會對此並不滿意,他們把調查表重新交給夏洛特,要求把填寫的猶太人劃去,寫上其他

根據當局的想法,作為異教徒的母親,如果沒有皈依猶太教,那她的孩子就沒有資格稱為猶太人。可是夏洛特這位以色列海軍的精英,有著強烈的猶太人自豪感,並且有十分的自信︰不論孩子的母親屬于哪種宗教,自己作為父親,一定能把自己的兒子培養成一名優秀的猶太人。所以,他起訴到法庭上,說當局的要求受狹隘的宗教教條束縛,歪曲了客觀事實。由此,引起了一場全國性的大爭論。

最終結果當局將夏洛特的兒子以以色列人,而不是以猶太人(教徒)進行登記。

筆者引述上例,主要說明一個問題,以色列當局“猶太人”的概念與“以色列人”的概念是不同的。前者是指信“猶太教”的以色列人,后者泛指猶太血統的以色列人。而現稱為“猶太教”的宗教,原是上帝賜給以色列人民族的宗教,其源起于亞伯拉罕,創始于摩西。依上帝旨意,上帝當初賜給以色列人的“猶太教”,不僅它們應作為民族性的宗教,且也應作為積極傳播的宗教(參創12:1-3;22:17-1856:6-8),直到成為全球性氣象的宗教,使萬民得福。但以色列人因為信受的問題,自認為亞伯拉罕的后裔天之驕子,救恩獨享,外邦求之亦難得到,這也成為他們為什麼不積極傳教的原因。以致最終他們的使命轉而讓基督教(當時有很多基督徒就是猶太人)來覆行了。那麼這事情如何解釋呢?正如使徒保羅明確指出的︰『這不是說上帝的話落了空,因為從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也不因為是亞伯拉罕的后裔,就都是他的兒女。』(羅9:6-7. 2:28-29. 11:20)。『所以你們要知道那以信為本的人就是亞伯拉罕的子孫。』(加3:7)。另一段又說︰『所以你們因信基督耶穌,都是上帝的兒子。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並不分猶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你們既屬乎基督,就是亞伯拉罕的后裔,是照著應許承受產業的了。』(加3:26-29)。所以上帝當初設立的“猶太教”本身具有屬靈的特點,只有以色列國民真正相信領受時,才能真正亞伯拉罕的后裔或子孫。新約聖經既明確這一點原理,啟示錄中啟示的“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數目有十四萬四千。”的人不可能指具血統的以色列人。否則,啟示錄中的啟示觀也太狹窄了。

六、初熟的果子要深入透徹理解﹗

十四萬四千人的道理幾乎“得救的人這麼少”的結論聯在一起。這是一個極大的誤解。

“得救的人少嗎”,經上說︰“他必看見自己勞苦的功效,便心滿意足。有許多人因認識我的義仆得稱為義;並且他要擔當他們的罪孽。”(賽 53:11)“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啟7:9-10

“得救的人多嗎?”,“以賽亞指著以色列人喊著說︰‘以色列人雖多如海沙,得救的不過是剩下的餘數。’”(羅 9:27)“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20:16]

得救的到底是多或少?耶穌當時回答說︰“你們要努力進窄門。我告訴你們,將來有許多人想要進去,卻是不能。”(路 13:2324)得救的人如少,則信徒明顯會對得救缺乏清楚和光明的把握,信仰因而會得過且過,如吃“雞肋”一般,棄之可惜,嚼之無味。得救的人如多,則信徒易于怠惰大意,疏于靈性,隨流失去。主耶穌的回答,實為智慧和真理。

末后得救的人到底有多少,初熟的果子要深入透徹理解﹗

以色列人,一年三次,都要向上帝守節,地裡首先初熟之物,要送到耶和華你上帝的殿。(出23:14-1923:9161739-40)初熟的果子,即初始被選成熟的果子,代表以后大批待收割成熟的果子。

經上說︰“基督已經從死裡復活,成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林前 15:20] 即成為一切復活之義人的典型,他們卑賤的身體將要改變形狀,“和他自己榮耀的身體相似。”(腓3:21

主復活時,已睡的聖徒的身體多有起來的。“基督說︰這些人不再是撒但的俘虜,我已經救贖他們,已經把他們從墳墓裡帶出來,作為我權能初熟的果子;我在哪裡叫他們也在那裡;永不再死,永不再憂傷。”主升天時,“他就把那些與他一同 復活的人奉獻給上帝,作為初熟的搖祭。他們代表那些在他第二次降臨時,從墳墓裡出來的廣大人群。”(《歷代愿望》第852頁)

十四萬四千人“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作初熟的果子歸與上帝和羔羊”,復活有初熟的果子,活著見主的聖徒有初熟的果子,如此末后活著變化升天見主 復臨的聖徒是否不只是十四萬四千人呢?﹗是否還有大批的成熟的果子活著的聖徒待收割呢?﹗

那麼,這樣的觀點,啟示錄聖經是否支持呢?讀啟7篇全章,那受印的十四萬四千人,和此后的許多人應有連貫性。並且啟14章中的十四萬四千人與那以后傳揚三天使信息包括信受的人也應有連貫性。但我們傳統中的信念,似乎都是之兩者分割開來,認為前者十四萬四千人是活著唯一僅有的聖徒,從未凸顯出他們是活著特選的聖徒。認為后者是歷代以來數不過來得救的人,傳揚三天使信息包括信受的人都是經歷過死亡的人。

仔細閱讀懷著《善惡之爭》第三十九章大艱難的時期篇,和第四十章上帝的子民蒙拯救篇,末后上帝的子民的經歷實在可歌可泣,但信徒走入森林成為「逃兵」,或定要走出森林為主殉道,或活著的聖徒僅是十四萬四千人則未必然。預言之靈說︰“當基督教世界各國的執政者發布命令裁守誡命的人,聲明政府不再保護他們,並任憑那些希望看他們消滅的人肆意蹂躪的時候,上帝的子民便要從各城鎮各鄉村中,成群結隊地遷居到極荒涼的偏僻之處。許多人要在山寨中找到避難所。象昔日皮德夢特山谷中的瓦典西信徒一樣,他們要以地上的高處作他們的居所,並且為這‘磐石的堅壘’感謝上帝。(見賽33:16 但從各國和各階層中必有許多人,不分富貴貧賤,不論膚色黑白,都要落到極不公平而殘酷的束縛之下。上帝所喜愛的子民必要經過困苦的日子,被鐵鏈捆鎖,囚在牢獄之內,被判死刑,有些人要被放在黑暗而污濁的地窖裡,顯然被丟在那裡餓死。那時沒有人傾聽他們的哀苦呻吟,也沒有人伸手援助他們。”(《善惡之爭》648頁)

    以上解釋是否証據確鑿,或尚待磋商,誠望所有復臨信徒多多代禱和指正。愿“認識耶和華榮耀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哈2:14
 


復臨環球網

聯絡處  Domains: www.sdaglobal.org  Host master: fablenatural@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