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首頁 Up 上頁 日落時間 回 應 內容
聖經難題解答 (下)
[Home 首頁] [Up 上頁] [幸福人生的探索] [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 [從伊甸到伊甸] [上帝的羔羊] [高舉基督(上)] [高舉基督(中)] [高舉基督(下)] [信者之祖] [你們必須重生] [作基督徒的條件] [世人必走的路] [財主與拉撒路] [世代的轉機] [千禧年] [奧妙的預言] [天國在人間?] [憂傷痛悔的心] [與上帝交通] [信心的功效] [為真理作見證] [耶穌的神性] [耶穌的人性] [真理的聖靈] [萬民禱告的殿] [因信得生] [生命的規律] [稱義、成聖、得勝] [與上帝同行 (上)] [約拿的神跡] [順服上帝的標記] [背叛上帝的標記 (上)] [背叛上帝的標記 (下)] [反對安息日的論據] [獸的印記] [最后的考驗] [無窮的能力] [重大的信息] [基督化家庭] [基督徒的社會生活] [宗教與政治] [聖經預言與時事徵兆 (上)] [聖經預言與時事徵兆 (中)] [聖經預言與時事徵兆 (下)] [上帝的誡命] [聖潔淨聖所的預言] [基督贖罪分三階段] [失望中的希望] [時代的真理] [上帝差遣的人 (上)] [上帝差遣的人(中)] [上帝差遣的人 (下)] [辨認真教會] [聖經難題解答(上)] [聖經難題解答(中)] [聖經難題解答 (下)] [上帝的管家] [哈米吉多頓] [聖道衛生] [萬物的起源(上)] [萬物的起源 (下)]

 

1) 來9:4說︰“這樣看來, 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 為上帝的子民存留。”這是什麼意思? 有人用這經文作為守星期日的根據, 說星期日就是另一個安息日。這種講法相當流行。這經文究竟該怎樣理解?

答: 人們有了錯誤的認識,是因聖經譯者不熟悉古猶太人的崇拜儀式,故對這文的翻譯,不符合原文詞義。現在對這經流行的講法是: (一)“另一安息日的安息”是指七日的第一日; (二)指聖徒將來在天國享受的安息。

查這句話的原文沒有“另”字。英、法、德等聖經譯文都沒有“另”字。中文版聖經加了這個字, 肯定錯誤。1905年施約瑟譯的淺文理中文《新約》, 譯之為“由是觀之, 必尚有安息為上帝之民存留。”這個譯文既不用“另”字,也沒有“一”字。今照此例將本節的“另, 一”刪去,得的譯文是︰“必有安息日的安息為上帝的子民存留。”可見按原文, 以上第一種解釋不能成立。因它以虛構的“另”字為根據。

2) 第二種解釋說︰另一個安息日的安息是將來在天國享受的安息, 能成立嗎?

答: 也不能。現在說明它錯誤的地方。希臘文的“存留”, 主要有兩個詞。一是“阿坡來坡”apoleipo, 是“遺留”的意思; 另一個“阿坡開麥”apokeimai,是“留到將來”的意思。今舉例說明如下︰

(一) 遺留︰“我在特羅亞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特羅非摩病了, 我就留他在米利都。”(提后13:20)

(二) 留到將來︰“給你們存在天上的盼望。”(西1:6)“從此以后, 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后4:8)

“為上帝的子民存留”的安息日的安息,其原文 apoleipo 不是留到將來的, 而是“遺留”給他們的。是什麼遺留的呢?是舊約過渡到新約時留下的。顯然, 這經文講的不是未來天國的安息。以下兩節經文加強“留給人現在享受”之意: (一)“我們既蒙留下有進入他安息的應許…”(來4:1)(二)“我們已經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來4:3)“得以進入”原文時態是現在時,現在就憑信心進入上帝的安息, 不是將來進入。

3) 對正視事實的人, 以上憑據很充足。但有人可能還不信服。刪去“另”字, 盡管有原文為根據, 但來4:8提到“別的日子”, 似乎同那“另”字有關。為了解決這問題,請你說明“別的日子”究竟指什麼?

答︰查這段聖經的全文是︰“若是約書亞已叫他們享了安息, 后來上帝就不再提別的日子了。” 為什麼在這裡提出約書亞來? 《希伯來書》的作者是猶太人, 必是料想到熟悉《約書亞記》的猶太讀者, 會想起此書曾六次提到約書亞使以色列民享了安息 (見書1:13,15; 11:23; 21:44; 22:4; 23:1)。來3:7-11 論“安息”的話, 就是《約書亞記》希臘文版的同一詞。其六處動詞“叫享安息, ”就是來4:8的 katapauo, 與來3:11的 katapausis(安息)字根相同。中文譯為“平安”四次,“安靜”一次,“太平”一次。讀中文聖經的人,不易領會這一點。來4:8的話是針對著問題講的。

保羅的意思是︰約書亞領以色列民占領迦南地之后所享的安息,是因停戰而實現的社會安定,不同于上帝的安息;所以說︰約書亞沒有叫他們享上帝的安息。

“不再提別的日子”一語, 究竟指什麼,尚待澄清。先應說明︰“別的日子”不可能是七日的第一日。本節的話題是︰約書亞沒叫以色列享上帝的安息,“所以過了多年…上帝又限定一日︰‘今日’,讓他們進入他的安息。那“別的日子”, 就是《詩篇》95篇的“今日”; 它不同于約書亞使以色列享受的“平安”。

4) 請你進一步說明“今日”同安息日和“別的日子”的關系。

答︰剛才援引來4:7 的話, 在聖經譯文的“限定一日”后面有意根據原文加了“今日”一詞。聖經譯者必是認為這裡“今日”多余了, 故有意漏譯。這是明顯違反翻譯工作準則的過失。這漏譯的“今日”並非多余。它說明“今日”是上帝“限定”給他子民進入他安息的日子,不是任何一日,而是安息日朗讀詩篇時的“今日”。

現在聖靈進一步闡明這一點︰上帝所限定的“今日”是哪一天?答道︰“其實造物之工, 從創世以來已經成全了。論到第七日, 有一處說︰‘到第七日上帝就歇了他一切的工。’又一處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來4:3-5)很明顯,兩節經文相提並論,表明上帝所說“我的安息”,正是第七日的安息日。

來4:4說︰上帝最初限定第七日為他子民進入他安息的日子。來4:7說他“過了多年, 就在大衛的書上又限定一日︰‘今日’。”此處“又”的原文 palin,譯為“再”更為確切;因初限定之日和以后再限定之日,是同一聖日。

可見, 來4:8所說“別的日子”就是安息日。應注意︰本節經文的意思是︰約書亞叫人享的平安,不是上帝的安息,所以他在詩篇裡“再提別的日子”讓他的子民進入他的安息。此處“別的日子”不同于約書亞時代的“四境平安”(書21:44)。因約書亞沒使以色列享受上帝的安息,故“別的日子”就是上帝在詩篇裡限定的“今日”。

《希伯來書》論安息的經文從來3:7開始,到來4:13結束;全文用“安息”十次;“今日”五次。“今日”的安息日裡有上帝的安息,妙哉“今日”﹗

5)請你進一步說明“安息”同“今日”的內在聯系。說明聖靈為什麼有意要在“今日”這一詞上做文章。

答︰好。請耐心聽我講解: 詩95篇內容適合于會眾在安息日崇拜儀式中朗讀。前半段說︰“來啊, 我們要向耶和華歌唱,向拯救我們的磐石歡呼﹗我們要來感謝他, 用詩歌向他歡呼;因耶和華為大神,為大王,超乎萬神之上。地的深處在他手中,山的高峰也屬他。海洋屬他,是他造的;旱地也是他手造成的。來啊,我們要屈身敬拜,在造我們的耶和華面前跪下。因為他是我們的上帝,我們是他草場上的羊,是他手下的民。”“我們”出現七次,說明這是供會眾朗誦的,三次提到上帝創造, 富有安息日的涵義。這裡,本篇突然改換口氣︰“我們”變為“你們”。保羅鄭重聲明︰“聖靈有話說”。這句的頭一個詞, 中文是“惟愿”;原文是“今日”(ha-yom)。按猶太會堂崇拜儀式的常規,講台上有一男高音領唱,英文叫cantor, 常同會眾作啟應式吟唱。查現代歐美猶太教徒, 星期五晚迎接安息日時, 仍照老傳統朗讀詩95篇。當讀到“我們是…他手下的民”時即停止。然后領唱員高歌︰“哈喲姆﹗(今日) 惟愿你們聽他的話…”。每安息日,這陣歌聲,給會眾留下深刻印象;為此,聖靈以“今日”篇為主題,勸人操練信心,進入上帝的安息;來3:7說︰這“今日”篇是聖靈的話。

6)因猶太教徒常在安息日聽見“今日”篇吟唱出來, 他們的印象中,“今日”總是指安息日, 對嗎?

答︰對。所以保羅不需要說︰“‘今日’就是安息日。”因詩95篇在猶太教崇拜儀式中的用法,和他們對“今日”篇的印象,就能掌握全篇論安息之經文的思路。否則,人對這經文的原意似懂非懂,隨意翻出面目全非的譯文︰“趁著還有今日”;錯了﹗本篇“安息”原文katapausis用了九次,“安息日的安息”原文sabbatismos,只用了一次。(中文來3:19的“安息”是譯者加的)下文要將“安息日的安息”對照原文進行分析辨正。

該詞在全部《新約》中,只出現一次,故有些譯者以為它是katapausis(安息)的同義詞, 只添了安息日色彩而已。中文聖經反映了這種認識。其實二者並非同義詞。有人以為sabbatismos是作者創造的新詞。其實不然。希臘作家普魯塔克(Plutarch,公元46-128)的遺著《論迷信》(De superstitione),第三章裡用這詞來指猶太人守安息日的習慣。后代教父的遺著也用它來指守安息日的習慣。在猶斯丁(Justin)譯著中, 這詞同sabbata phulassein及sabbatizein(“守安息日”)交替使用。它是動詞“守安息日”(sabbatizo)派生的動名詞。

7) 你說“安息日的安息” 的原文既是個動名詞, 譯文也該是動名詞:“安息日的遵守”,對嗎?

答︰對。或譯為“守安息日的習慣”, 相當于英文的 Sabbath observance 或 Sabbath-keeping。如此, 全節應譯為︰“這樣看來, 安息日的遵守仍為上帝的子民存留。”或“仍留給上帝的子民” 才符合原文,也符合“遺留”的涵意。參照提后4:13的話︰“我…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這常被誤解的經文, 就成了清楚易懂的一句話。

8)有人說︰猶太信徒本來就守安息日,不需要向他們証明安息日仍然存留。

答︰對﹗本來不需要做任何証明。全篇論安息的話是勉勵性的, 不是辯論性的,是用信徒熟悉的經文勸他們力爭進入上帝的安息。為此,“我們已經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是中心思想;“安息日的遵守仍為上帝的子民存留”是全篇勉言小結。

來4:9的中譯文錯誤地加了“另”字;又錯誤地從來4:7刪掉“今日”一詞,結果使全篇經文偏離原意,思路不明,引起種種誤會。

9)有人說︰本文“我的安息” 不是安息日, 因以色列民在摩西時期開始守安息日, 約書亞和大衛時期也一直守安息日。故“他提別的日子,”並非指安息日。

答︰好。姑且放開“我的安息”就是安息日的認識, 來探討另外兩種講法能否成立;因除此以外,沒其它講法。

(一) 此經上下文有什麼話能証明來4:9 是指七日的第一日呢? 沒有。整卷書只字不提第一日。來4:4卻說︰“到第七日上帝就歇了他一切的工。”來4:10說︰“因為那進入安息的, 乃是歇了自己的工, 正如上帝歇了他的工一樣。”請問︰這兩節經文令人想起第一日, 還是第七日呢?若說猶太人已遵守安息日, 故聖靈這話是叫他們改守第一日, 有什麼根據?沒半點根據。這全是反對安息日者憑空捏造的解說。上帝說︰“我必不背棄我的約, 也不改變我口中所出的。”(詩89:34)

(二) 有什麼憑據証明來4:9 的“安息日的安息”是留待將來享受的呢?沒有。其上下文都不講將來的事。來4:3說︰“我們已經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進入”的原文是現在時,不是將來時;再說,來4:9的“遺留”和來4:1的“留下”等,對“現在進入安息”的意思構成三個有力的根據,証明這安息是現在憑信心進入的福分。

來4:8 所說︰“別的日子”, 區別于約書亞時期。而且來4:7說明: “別的日子”是上帝所限定的“今日”。以上論據說明: 來3:7引詩 95:7的“今日”, 因它是安息日聚會時朗讀的。久之,給會眾的印象是︰“今日”就是安息日。

10)現在能否查明, 在一世紀猶太會堂裡確實在安息日的崇拜儀式中, 用啟應式朗讀詩篇95篇的呢?

答︰這方面的文獻根據還沒查到, 但詩95篇的內容本身是最好証據。還有兩篇遺著, 是二世紀前后的古文, 証明古代猶太拉比們多有把詩95篇的“今日”與安息日聯系起來看的。查猶太人最早將拉比們對《聖經》的講解寫成書的, 約在公元300 年,有拉比利未(R.Levi)把回憶的古人遺訓寫下來。在《詩篇注釋》卷二,92頁他說︰

“他們(以色列民)何時按誡命守全一個安息日,他們就必得蒙救贖,正如經上所說︰‘今日,惟愿你們聽他的話。'又說︰‘當…守安息日為聖日。'”(申5:12)

比以上拉比早一代的拉比約哈南(R.Johanan)遺著說:“有福的聖者對以色列說:`‘我雖已預定千禧年實現的時期,而且不論以色列悔改與否,預定時期一屆滿, 千禧年必然到來,但他們若只悔改一天,我就要使千禧年提前來到。'正如︰‘今日(救恩到來)惟愿你們聽他的話。'我們還曉得︰我們若能把全部十誡守好(一天), 大衛的兒子就必來臨。照樣,人若能守全一個安息日,大衛的兒子也會來臨,因為安息日等于全部十誡。”

拉比約哈南象利未一樣把安息日同“今日”聯系起來, 在引詩95篇的“今日”那句話之后,就說︰“人若能守全一個安息日,”就是守好全部十誡。這一概念在猶太拉比們的遺著中多處出現;但在二世紀的著作中,只找到此二例。考慮到早世紀的著作能保存的數量不多,而在僅存的古籍中竟有兩段文將詩95篇的“今日”同安息日聯系起來,這說明古人持這種觀點的必是更多。可見,希伯來書將“今日”與安息日等同起來的看法,有悠久歷史傳統。

“使徒們去世之后,這舊約真理的基督化形式對基督教界必是相當生疏的。但當希伯來書逐漸被更多教會承認為正經之后, 它才有點影響。但由改信耶穌的猶太人所組成的教會團體, 此時早已絕跡,也沒有哪些信徒的處境同原先讀希伯來書的人完全一樣。這一事實使這書信的部分題旨,尤其是這關于‘安息’的特殊教訓,被人用外邦信徒的眼光來閱讀;他們的思想方式勢必很難領會早期猶太基督徒所能看懂的話。于是這世世代代遞傳下來對‘安息’的解釋,是外邦信徒的傳統觀點。這說明,盡管我們竭力置身于元始讀者的地位,我們畢竟不能對這書信的各個要點,看得象他們一樣清楚。”(引自勞爾義著《希伯來書注釋》114頁)

勞爾義是許多英美學者中注重將sabbatismos 譯為英文動名詞,並免用不定冠詞的少數學者之一。中譯文縱然不用“另”字,而仍用“一”字,將此經文譯為“仍有一安息日的遵守留給上帝的子民,”讀者得的印象,多少仍有“另”的涵意。

原希臘文sabbatismos 無冠詞,而大多數英譯文加用不定冠詞 a。如此,動名詞“守安息日”加用不定冠詞,譯成 a Sabbath observance, 或 a Sabbath-keeping, 使人想到將來, 或第七日以外的另一聖日。其實,這並非此句的必然譯法。《新約希臘文法》的編者羅伯特遜 (A.T.Robertson) 在 796頁指出︰沒有定冠詞的希臘文名詞,其譯文不一定要用不定冠詞,還可能需要用定冠詞。

勞爾義在上文作的提示,促使本文作者考查猶太教崇拜儀式的傳統,及來3:13“‘今日' 篇被叫時”的確切譯法。猶太會堂在一世紀的安息日朗讀詩95篇的習俗,雖然沒有第一手資料為根據,但來13:3本身就是最有力的內証,說明當時猶太會堂裡,該詩篇確是如此“被叫”的。否則這節經文不會寫成這個樣子。

《希伯來書》被早期東西方各教會普遍承認為正經, 是在第二世紀之后。當時羅馬帝國全境排猶浪潮方興未艾, 各地教會停守安息日, 改守星期日的趨勢愈益發展。此種形勢對《希伯來書》外邦讀者的影響,可想而知。他們不熟悉猶太人會堂的崇拜儀式, 故對來3:13所說:“到‘今日’被叫時”不能理解,便隨意翻譯。中文聖經譯者將來4:9 的話誤譯為“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也是難免的錯誤, 看明了就應改正。

如今為了很好掌握《希伯來書》作者時代的宗教背景,應事先肯定他是個長久受過拉比們傳統教育的猶太學者。而當代拉比們對安息日的神聖,非常重視。他們所聲稱,“安息日等于全部十誡”,很能代表當時流傳的信念。耶穌屢次在安息日的守法上觸犯了猶太人的遺傳,更能說明問題。在他們看來,耶穌觸犯了他們定的規則,就是犯了安息日。其實,“安息日的主”並沒有犯過安息日,只是把自己為人類設立的這個成聖的記號,照他原定的宗旨給人作了正確守法的示范。

《希伯來書》關于安息日的教導, 符合主的原意。詩95篇勸人“不可硬著心”, 才能進入上帝的安息。猶太人守安息日,流于形式。聖靈勸他們要“有信心與所聽的道調和;"凡“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有了信心,才不至于“硬著心”。上帝要的是“虛心痛悔,因我話而戰競的人。” (賽66:2)

勞爾義對來4:9的剖析作如下結論:"我們翻譯來4:9的方法顯然對守安息日問題有極重要的意義。它使此節經文成為《新約》中維護第四條誡命的最有力的証據。”(勞爾義著《希伯來書注釋》131頁腳注)

來4:9總的信息是什麼?先應肯定︰當初讀此書信的人是守安息日的。可是單在形式上守聖日還不夠。惟有“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來4:3) 為此,“安息日留于上帝的子民,”是給他們操練信心用的。這顯然是“聖靈有話說”的實意。可是全篇有關“安息”的論述,也是根據猶太人的一種傳統認識提出來的。詩95:7-11說: “惟愿你們今天聽他的話﹗你們不可硬著心,像當日在米利巴,就是在曠野的瑪撒。那時你們的祖宗試我探我的作為。四十年之久,我厭煩那世代,說:‘這是心裡迷糊的百姓,竟不曉得我的作為。'所以我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

瑪撒事件在四十年之初(出17:7);米利巴在四十年之末 (民20:13)。可見那四十年的飄流沒有使以色列的心靈改變。四十年開始時,上帝因百姓不信,宣判刑罰說︰“你們的尸首必倒在曠野,你們的兒女必在曠野漂流四十年,擔當你們淫行的罪。”(民14:29,33)及至四十年屆滿,約書亞率領以色列占領迦南地之后,終于達到“四境平安(安息)。”

猶太人的傳統認識是,以色列當時已享了安息。但聖靈的啟示卻否定這種認識,說明只有“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由此得出的結論是:“不可硬著心”是真信心的果效,而如此憑信心進入上帝的安息,是在安息日實現的。

試探上帝的祖輩因沒有信心而未能進入上帝的安息,現代信徒還“留下有進入他安息的應許。”過了多年,“就在大衛的書上,又限定一日:‘今日'。” 這就是在以色列占領迦南地多年之后,上帝再提別的日子---安息日---為我們進入他的安息的好時機。

──────────

注: 按原文“上帝的子民”無前置詞,而僅在“子民”字尾格變上表示其為與格,故可譯為“為上帝的子民存留”,或譯為“留給上帝的子民”,也可譯為“留在上帝子民那裡”,這全由譯者斷定。

必須認識到︰本書信的讀者是一世紀改信耶穌的猶太人,而我們是二十世紀的外邦信徒。故此我們要盡可能置身于古猶太基督徒的環境,設想他們特殊的宗教背景是怎樣反映在這書信中的。

 


復臨環球網

聯絡處  Domains: www.sdaglobal.org  Host master: fablenatural@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