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首頁 Up 上頁 日落時間 回 應 內容
Covenant 約櫃
[Home 首頁] [Up 上頁] [Foreword 前言] [Noah's ark 挪亞方舟] [Red sea crossing 過紅海] [Mount Sinai 西乃山] [Sodom & Gommorah 所多瑪,蛾摩拉] [Covenant 約櫃] [Aftermath 後言]

按鍵有影視,英語講述

1978年某日,Ron決定去一處地方觀光.該處靠近耶路撒冷的大馬士革門.他沿著一個古代的採石場走.有人稱那裡為Galvary懸崖.當他與一位當地的管理員談論古羅馬的遺物時,Ron無意中指向一處用作廢物堆填的地區說,“這就是耶利米的岩穴,約櫃就在裡面.”

雖然說話是出自他的口,指著那地方的手也是他的,但他卻不是有意識地說和指.和他談話的人亦感覺奇怪.他說,“那太好了!我們要你挖掘,我們會給你許可,找個地方住下來罷,我們甚至可以供應膳食給你!Ron知道這件事是超自然的,但他也知道不是所有超自然的事都出於上帝(啟示錄第16章14節).

於是他便回美國,在家裡開始研究約櫃是否有可能真的在那裡.他發現歷代志下35章3節是有關約櫃最後可供參考的資料.第19節告訴我們當時是公元前621年,剛好是尼布甲尼撒王摧毀耶路撒冷和聖殿之前35年.當時約櫃是在聖殿裡.當巴比倫軍隊圍攻耶路撒冷時,他們築了一圍牆環繞該城,不讓任何人或任何物件進入或離開該城.

因此,約櫃極可能留在巴比倫所築圍牆之內.由於約櫃沒有被尼布甲尼撒所奪去帶回巴比倫,我們必須假定它被埋藏在地下.這又與Ron所指的地方非常吻合.它應該是在巴比倫人所築圍牆之內的一間地下室裡.Ron和他的兩個兒子在該處挖掘好幾次,發現大量的資料.他們開始直向下挖.在一處懸崖基部,該懸崖很多人稱之為各各他Golgotha.在1800年代,戈登將軍驗證過該處和聖經描述的Calvary吻合,就是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之處.聖經形容在鄰近的園子裡有一個由磐石鑿成的墳墓.那墳墓是一個財主的,他把墳墓捐獻給耶穌(馬太福音27章57 – 60節).鄰近就只有這墳墓,但經已被擴闊,顯示所葬的人不是原來準備要葬的人.

他們第一個發現是懸崖面有凹入的隱窩,鑿成三個書架的形狀.Ron的想法是那些隱窩可能是用來承托羅馬人放在基督十字架之上的標記.在聖經馬太福音第27章37節,馬可福音第15章26節和路加福音23章38節說在他(耶穌)頭以上,安一個牌子,這就與Ron所發現的情形相符.聖經在約翰福音說,彼拉多又用牌子寫了一個“名號”,安在十字架上.在希臘文“EPI” 就是  ”在XX上“  或  “在XX之上”的意思.馬太福音,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的譯者決定將希臘文的“EPI” 譯為 “在XX之上”因為牌子不是放在耶穌的頭上而是放在耶穌的頭之上.但在約翰福音“EPI”  譯為 “在XX上”乃是說牌子放在十字架上.無論如何他們可以把它譯為“一塊牌子放在十字架的上面”. 

進一步的發掘發現一塊祭壇石突出於崖面如一架子.Ron覺得這或許是一基督教祭壇的遺跡顯示早期的基督徒已知此處是一具有重要意義的地方.一座第一世紀建築物的根基亦被發現,相信是一座教堂,更顯出此地的重要性.

最後Ron發現可靠的証據使他確信這個地點就是耶穌受難的地方.四個由岩石鑿出的十字架的洞,其中之一在平台上較其他為高和比較後些.其他三個在同一條線上位置較低和向前.上面的十字架洞相信是為主要罪犯的.從聖經知道當耶穌被釘死時,有兩個賊亦被釘在十字架上,一個在左,一個在右.如此說來四個十字架的洞只用了三個.用穿透地層的雷達探得一塊巨大圓石,直徑十三呎,兩呎厚,他試圖把它掘出來,但它深埋土中約廿呎深.他考慮到極可能是一巨大的墓石.它的大小和附近的墓穴的孔一樣嗎?Ron走回園子裡的墓穴去看.他量度墓穴的闊度.奇怪的是,十三呎直徑和兩呎厚的墓石正好適合!聖經說他又把“大石”輥到(耶穌的)墓門口.

Ron的注意力集中在那較高的一個十字架洞.如果此處就是耶穌受難之處,這個十字架洞無疑就是耶穌的十字架洞.一塊鑿成四方型的石放置在十字架洞內,作用如栓塞.它兩旁有為手指穩握的把手.當Ron移去那石栓塞,他發現在基石上發現一大裂縫,由十字架洞伸展出去.Ron看似地震裂縫.聖經在馬太福音27章51節說 “勿然...地也震動.磐石也崩裂.“

某日正當挖掘的時候,Ron感覺心灰意冷,他覺得好像上帝不再使用他.他想可能他做錯了甚麼事以致上帝決定解除他的工作.當他坐在那裡凝視周圍環境,他聽見一個聲音對他說:“Ron Wyatt,上帝祝福你現在所做的工作.”Ron非常震驚地轉身面對那人.他感到驚訝何以那人知道他的名字,此外Ron亦從未告訴任何人他在那裡做甚麼.Ron回答說:“多謝你,你是從這附近來的嗎?”那陌生人只簡單地回答:“不是.”Ron想和他交談,於是問:“你是來此旅遊的?”陌生人回答:“不是.”但這次他繼續說:“我是從南非來的,我經過這裡要去新耶路撒冷.”Ron甚為震驚,新耶路撒冷在聖經中是指在天國的城.這人離去之後,Ron問園中其他各人有沒有看見此人.奇怪的是,他們都回答說:“沒有.”但那裡卻只有一條路可以進來,也只有一條路可以出去.那人是經那裡出去的呢?這是此時Ron極之需要的大鼓勵,他感覺上帝此時仍然祝福他的工作.在懸崖繼續向下挖掘變得越來越危險.Ron必須以不同的角度來往下掘.很快他發現身處於一洞穴系列之內.一位矮小的阿拉伯人和他一同工作.這人能輕易地爬經狹窄的缺口而Ron就不是那麼容易.洞穴內的情形是非常潮濕,很多灰塵及缺氧.有時Ron要縮著身子才能通過最小的孔洞.有一天他叫那矮小的阿拉伯人爬經一個很細小的孔洞進入洞穴內一如往常.那人眼露恐慌匆忙爬出來尖叫:“甚麼東西在裡面?甚麼東西在裡面?”他慌忙逃出洞穴,永遠拒絕再回來.

令人振奮的是Ron擴闊了這洞穴的入口並且爬了進去.他發覺自己爬過堆積幾乎至頂的石塊.他越來越疲倦.Ron開始將石塊搬至兩旁,目的要看清有甚麼東西在下面.他發現一些腐朽的木板,當他把木板移去一旁卻發現一些獸皮.獸皮之下有些光澤.把這些東西移開之後,Ron發現第一個聖殿放陳設餅的桌子.移開更多木石之後,他發現一石箱框.它的蓋已裂被移至一旁.Ron用他的電筒向下照,透過裂縫看見一個用金鍛打而成的箱子.他知道他看見的是約櫃.由於情緒過於激動和患上肺炎的痛苦,Ron在洞穴中昏倒過去達45分鐘之久.當Ron找到這驚人的大發現,那時是1982年 1月 6日.他曾試圖用寶麗萊(拍立得)相機拍照,但照片模糊不清.他回去用結腸鏡檢查,結果照片亦都模糊不清有如菲林走了光一樣.在那洞穴,Ron亦找到七燈臺,一把巨劍(沒有刻字,但可能是歌利亞的).一件以弗得(猶太教大祭司的法衣).曠野的聖幕,香壇等物.Ron偶然還會回去看這洞穴.自從他第一次視察過這洞穴之後,已徹底整理.Ron曾被告知現時尚未能讓世人親眼看見他所發現的東西(雖然他強調他沒有聽見聲音,他也不是一位先知).

時間將到,全世界的人將會有一條宗教法強加於他們身上.這律法將要強迫人破壞上帝的律法.違者將遭受懲罰(不得作買賣,啟示錄13章17節).一旦這律法被通過,上帝將會容許一卷有關石板(十誡)和約櫃的清晰錄影帶公開展示.(如欲獲得有關法律草案更多的資料請在此下載一本小書.)“這是耶和華降罰的時候.因人廢了你的律法.”詩篇119篇126節.

當Ron在洞穴中,他注意到一乾而黑的物質在洞頂地震裂痕內,在約櫃之上.他留意到這黑色物質亦發現於移至一旁有裂痕的石箱框蓋上.Ron懷疑是何物質?可能是神聖之物?上帝使它落在約櫃的施恩座上.他又記起十字架洞腳的地震裂縫.突然間,他唯恭唯謹地認識到一切所發生的事是非比尋常.Ron追蹤那地震裂縫實在就是十字架洞上的同一裂縫.裂縫裡的黑色物質經檢驗証實是血,顯然是耶穌基督的血.聖經說當耶穌死時有大地震,磐石也崩裂.(馬太福音27章51節).有一個羅馬兵拿槍扎耶穌的肋旁,隨即有血和水流出來.他這樣做目的要確保耶穌已死.(約翰福音19章34節).Ron發現同樣的血和水流經地震裂縫滴落約櫃的施恩座上.

人類的細胞正常有46個染色體.這46個染色體實際上是23對類似的染色體.每對的染色體其中一個來自母親,另一來自父親.因此23個染色體來自母親,23個染色體來自父親.這23組中,22組稱為常染色體,1組是決定性別的染色體.決定性別的染色體是X染色體和Y染色體.女性是XX,所以女性只能提供X染色體給她的後代.然而男性是XY,所以男性可以提供X或 Y染色體給他們的後代.如果他提供的是X,生出來的孩子就是女的.如果他提供的是Y,生出來的孩子就是男的.在這血的樣本中卻奇怪地只有24個染色體而不是46個.其中22個常染色體,一個X染色體和一個Y染色體.這証明這血是屬於一個只有母親而沒有生身父親的人,因為他缺少正常父系的染色體.約翰壹書5章8,9節說:“作見證的原來有三,就是聖靈,水,與血.這三樣也都歸於一.我們既領受人的見證,上帝的見證更該領受了.因上帝的見證,是為他兒子作的.”但以理書9章24節所說“並膏至聖者”是何意思?其餘章節是涉及在十字架上所發生的事.也就是耶穌受難的事.希伯來文至聖者是 “qodesh haq-qodeshim”.在舊約聖經中曾經被用過多次總是指至聖之地,或在至聖之地所放之物,即是約櫃.這一定是預言基督在十字架上,用他自己的血膏約櫃.

 按鍵有血的影視答問,英語講述


復臨環球網

聯絡處  Domains: www.sdaglobal.org  Host master: fablenatural@gmail.com